查看: 1070|回复: 1

COC全咒文

[复制链接]

管理员 发消息

发表于 2020-2-11 11:40:39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全咒文
控制天气(Alter Weather)
  这道咒文可使气候稳定或恶化,若是由大批人一起施放,就会得到巨大的效果。基础气象状况由守秘人决定,施法时投入的每10点魔力值都可使气象状况改变一级(参见下表),施法者和其他知晓咒文的人可以投入任意点数的魔力值,不知晓咒文的人也能贡献1点魔力值。
  所有参与施法的人都会损失1点理智值,每使气象状况改变一级,需进行3分钟咏唱。咒文的基础范围是半径2英里的圆形,每为咒文范围投入10点魔力值,半径就会增加1英里。投入的总魔力值每达到10点,咒文的有效时间就多30分钟,但剧烈的气候(龙卷风等)只能持续很短的时间。
  气候的五项要素各有不同的等级,每改变一级都要付出10点魔力值。例如,从“少云”变成“浓云”是提高2级,因此需要20点魔力值。只有在气温到达零度以下时才会下雪,如果气温过高,下的就不是雪而是雨。
云量:(1)晴;(2)雾;(3)少云;(4)多云;(5)浓云
风向:(1)北;(2)东北;(3)东;(4)东南;(5)南;(6)西南;(7)西;(8)西北(从西北再到北算一级)
风速:(1)无风;(2)微风;(3)大风;(4)稳定的强风;(5)暴风;(6)局部的飓风;(7)龙卷风
气温:每一级相当于5华氏度(约3摄氏度)
雨量:(1)无雨;(2)毛毛雨或霭;(3)[(4)冰雹[(5)大雨[大雪(6)暴风雨[暴风雪
灵魂分配术(Apportion Ka)
  施法者可以将自己灵魂的本质(Ka)注入自己的脏器,再将附魔的脏器从体内取出。只要脏器存活,施法者就能维持自我。切除自己脏器的行为会损失2d10点理智值,每切除一个脏器,损失1点意志值。
  这道咒文最初由“黑暗法老”涅弗伦·卡(Nephren-Ka)的信徒们使用,他们把自己的脏器取出后放在安全的地方,使自己几乎不可能被杀。但这不是绝对的,咒文有一个弱点:不能取出大脑。大脑是咒文力量的核心,一旦大脑被破坏,其它脏器就会失去魔力,施法者也将死亡(这些祭司无疑是靠法术来弥补被取出的脏器的功用的)。
涅弗伦·卡的祭司无法把自己的脏器移植给别人,但今天的魔法师已经可以移植自己的脏器了。即使把自己的脏器移除,施法者也能感知到脏器所处的位置,他的身体和移植了脏器的身体之间会有一种微妙的吸引力。当两具身体同在一两个街区的范围内时,施法者就能取回自己全部的灵魂本质,并且获取对方的全部记忆、知识和咒文。施法者还可以控制附近所有被移植了脏器的身体,所有身体会像共有一个心灵那样行动。在这种情况下,意志值是施法者本人的数值,而魔力值是施法者及其它身体的魔力值的总和。施法者自己的魔力值可以再生,但其它身体的魔力值只能使用一次,且必须在该身体处于施法者支配下的时候使用。
吸引鱼类(Attract Fish)
  这道咒文对渔民很有帮助,不管在海水还是淡水中都能使用。施法者需要支付2点魔力值,但不须支付理智值;不必在水中撒饵,但必须用两分钟时间咏唱像简单的歌曲一样的咒文。在1d6分钟后,就会有1d100条附近的鱼聚集过来。
卜筮(Augur)
  这道咒文能够给出未来的预兆——只要施法者聪明到能够理解它们。施法者须支付4点魔力值和1d2点理智值,可用的媒介多种多样,动物内脏、茶叶、占卜棒等物均可。只有掷出小于[意志值×的值,才能理解占卜的结果;未来的预兆可能很暧昧、可能很微妙,可能如梦似幻,也可能是字谜。这是很自然的:要是未来的事那么简单就能预知,那谁都可以预知了。
--
唤醒阿布霍斯(Awake Abhoth)
  这道咒文可以唤醒沉眠的外神阿布霍斯,展开它所渴望的盛大飨宴。施法者须支付12点魔力值和1d10+2点理智值,还需要执行长长的仪式以证明自己对阿布霍斯的忠诚。
--
引诱人类(Bait Humans)
  这道咒文可以使受术对象看到精心切割的巨大钻石的幻影,每施放一次需支付1点魔力值,一次的效果持续5分钟,有效范围1英里。如果对方接近幻影,幻影就会以基本相同的速度后退,后退的方向可由施法者任意控制,它一般会把对方引诱到饥饿的钻地魔虫面前。就像钓鱼一样,要不要受诱完全由对象自己决定。只有钻地魔虫能使用此咒文。本咒文还有另一个版本“引诱潜砂怪”(Bait Sand Dwellers),是把钻石的幻影换成一块诱人的、血淋淋的人类臀尖肉。
--
驱除雏体(Balk Brood)
  这道咒文可驱除艾霍特植在人类体内的雏体。咏唱咒文的时间为3轮,参加仪式的人均需支付1d3点理智值,施法者和知晓咒文的参与者可任意支付魔力值。任何在咏唱时触摸到施法者身体的人都可以提供1点魔力值的支援,这些人也须支付1d3点理智值。要学会咒文,必须掷d100,当结果小于[智力值×时才能成功。学习咒文所花费的时间为[15-智力值天。
  在仪式中支付的魔力值总数会与雏体植入的日数进行对抗,若施法者一方取胜,雏体们就会像瀑布一样从受害者身上的洞口流出。受害者会因痛苦和窘迫而丧失1d3点理智值。在被雏体寄生期间,受害者每天会损失1点耐久,他的身体可能已因雏体的寄生而残破不堪,但受到的损伤从外表无法看出。驱除雏体可能导致受害者死亡,但不管怎么说,受害者的命运都是无比悲惨的。
  参加仪式的人需要担负艾霍特突然出现的风险,每举行一次仪式,这危险的概率就会累积10%。艾霍特一旦出现,就会首先攻向施法者。
--
三重伟大者赫尔墨斯之毒尘(Baneful Dust of Hermes Trismegistus)
  这种粉尘和“苏雷曼之尘”类似,但只对原产于地球以外的生物有效(对飞天水螅、远古种族、米·戈、克苏鲁的星之眷族、修格斯有效,对深潜者、食尸鬼、格拉基之仆从、潜砂怪、蛇人、钻地魔虫无效)。制作毒尘需要花费4点魔力值,不需花费理智值。当这金色的粉尘被制成之后,任何人都可以使用它;只有最为恐怖的怪物才能在身上盖着一层毒尘的情况下继续战斗。
  毒尘的目标必须在“投掷”技能的范围之内。若“投掷”检定成功,目标就会受到2d6点灼烧伤害,装甲无法防御这种伤害。即使检定失败,扩散的毒尘也可造成1点伤害。只有在十分笨拙地把毒尘掉到地上的情况下,敌人才不会受到伤害。毒尘的效果非常恐怖,神经敏感的人会因此丧失0/1d3点理智值。被毒尘洒到的生物会畏缩、痉挛,有时还会惨叫。它的身躯会腾起烟雾,就像被强酸烧到了一样。
  根据一定比例混合普通的化学药品和原料,即可调出毒尘。所有原料加在一起的重量不得低于2磅,每次洒出的毒尘有2盎司即可。根据制法调出的毒尘可用16次。在制作毒尘的过程中,必须成功进行“化学”和“药学”检定,这两项检定由守秘人来投,制作者无法得知制出的毒尘是否有效。
耶德 艾塔德之放逐(Banishment of Yde Etad
此咒文可以将大多数可以穿越空间的(trans-dimensional)人类或者是类人智慧生命体通过自己的意志遣送回家。此咒文对仆从种族、雇员、奴隶或者是任何在其他智慧生命体命令之下的生物无效。正确的施放之后(correctly performed),这放逐是永恒而不可逆的。每次放逐仅仅针对个体,而非种类。
必须至少有三人参加才能释放这个咒文。每个参加者必须知晓这个咒文。更多的参加者会增加这个咒文的作用,但是参加者的总数必须能被三整除。每个参加者贡献出1d4+3mp,丧失1d4san。学习这个咒文需要12个小时,并且通过INT*4检定才能学会这个咒文,学会会丧失1d3san
此放逐是通过产生仪式之焰毁灭代表目标的咒印(sigil不知道怎么翻译,可以想象成类似黄衣之王的印记)来达到目的的。目标的私人咒印(personal sigil)是最完美的施法对象,但是我们也可以根据咒文的描述来准备对象的替代品。
咒文必须在午夜的开放地带(in the open air)举行,最理想的是可以和目标有联系的充满魔力的地点或祭坛(ideally in a place of power associated with the subject)。目标被广为人知的作祟之地,它最后被知晓的地方,或者是他最后进入其他维度的地方都是合适的地点。此咒文的释放者必须分好数量,三分之一的人在保护圈的外面,而其余的在保护圈之内。
用碾碎的二氧化硅、石灰或者是硅酸镁,混合晒干并磨碎的天仙子或是大蒜来画一个足够环绕所有人的大圈。当圈做好的时候,施法者必须诵读令人难以理解的咒诗。然后更多的混合粉末用于追踪一系列复杂的咒印,同时朗诵者必须始终大声朗诵难解的咒诗或者是根据自己的记忆背诵(declaimed from memory)。
之后圈子外面的施法者要用混合粉末画一个更大的圈圈住所有人。而中间的施法者现在要摆放那些咒印(一个手写的符号或者是其他等同于那个人特性的东西),围绕内圈均匀的按照内圈的周长隔开摆放。当咒印摆放完毕之后,参与者必须把他或她的名字在天空下大声的念出来。这些咒印必须保持他们被放置的状态直到仪式完成。防护圈完成,内圈的施法者就会在地表26英尺高的地方制造出悬浮的仪式之焰。火焰必须要有适度的大小和明亮可见的焰光。当仪式之焰点燃之后,所有的施法者都要重复的诵读另一篇复杂的咒诗。火焰必须稳定的燃烧至所有的咒印消耗完毕。如果火焰衰退或者是熄灭,驱逐就会失败,所以里圈的施法者要保持充足的燃料补给。
一旦火焰稳定的燃烧着,里圈的施法者当一边诵读咒文,一边把裁剪下的施法者自己的头发和指甲扔进火焰。当烟从这些裁剪下来的东西中升起时,里圈的施法者把对象的咒印放到火焰上,这样所有的施法者都能看到燃烧的咒印,并且咒印必须保持燃烧使所有人可见直到消耗殆尽。在这时被驱逐者的影像会浮现出来,在燃烧中愤怒的挣扎嘶吼,并且渐渐地回到他自己所存在的位面。当他燃烧的时候,圈中的施法者诵读最后的咒诗,之后保持沉默知道火焰熄灭,附加的时间是3d10游戏分钟。施法者之后就可以抹去圆圈并且自由的行动。
蝙蝠形态(Bat Form)
  这道咒文可以使施法者变成一只狐蝠,获得它的所有能力,并且保持自己的智力和意志。施法者须支付12点魔力值,变成狐蝠形态后还会丧失1d8点理智值。咒文必须在日落之时施放,效果会持续到下次日出。变成狐蝠之后,就会拥有飞行能力和敏锐的听觉。
--
变身灵体猎手(Become Spectral Hunter)
  本咒文的受术者可以变身成隐形的怪物去袭击敌人,它需要施法者(可对自身施法)支付2点意志值,并准备特制的小像和数种动物的血液。受术者必须完全自愿,且会失去所有理智值。如果不是向自己施法,则施法者会在仪式中失去3d6点理智值。受术者会变成《生物指南》(Creature Companion)中的恐怖亚人怪物“灵体猎手”(Spectral Hunter),新诞生的灵体猎手会和小像建立精神上的联结,这只怪物的灵魂就在小像之中。若小像被破坏,灵体猎手就会受伤或死亡。
束缚敌人(Bind Enemy)
  本咒文的受术对象将无法伤害施法者,不管是物理伤害还是魔法伤害,期限为7天。施法者须将任意点数的魔力值投入模仿受术对象模样的小人偶中,不需支付理智值。施法者投入的魔力值将与受术对象的意志值进行对抗,若受术对象获胜,咒文就会失败。施法者收集材料、制作人偶,并执行咏唱仪式、将魔力值封入人偶中的时间约1天。人偶内必须含有受术对象的数根毛发或指甲屑等属于对象身体的东西,如果施法者主动攻击受术对象或人偶被毁,咒文就会被打破。
束缚兽化人 / 物种之牢狱(Bind Loup-Garou / Cage of Kind)
除去一个变形人(were-creature)想要控制他/她自己的形态改变的愿望,快速地迫使他/她变成所能变化成的动物形态。束缚人狼需要14点魔法值每个目标。每次仪式消耗2D4的理智值,无论在其中有多少兽化人。一个兽化人在等同于意志(POW)的游戏天数后褪下它的人类的一面。
一旦这个咒文被施展,目标兽化人持续不断地失去他/她选择形态改变的能力。他/她越来越变得像动物形态,当原始情感例如愤怒,害怕,性欲,饥饿变得越来越强。形态的变化是越来越容易触发的,并且不是可以选择的。这效果随着时间的流逝不断增强。在等同于1/2意志(POW)的天数后,目标有一半的时间是维持在动物形态。在等同于意志(POW)的天数后,人类的一面的生活会彻底地变得毫无吸引力以及枯燥乏味。这之后,兽化人就会作为一个动物在野外度过他余下的人生。
为了完成这个咒文,施法者需要一碗固体的银或者金。这碗的内侧必须被写着咒文的咒语。施法者同样必须刻一个圆形符文法阵在法术施展的地方的表面。六个蜡烛需要围着符文法阵并且顺时针点燃,否则他/她必须从头开始重复仪式。
最少六滴非凝固的人类血液必须被加在碗里。为了使目标对应到个人,在碗里需要放一些他/她的毛发,剪下的手指甲,个人物品等。可能一次会有超过一人的人数成为目标。咒文必须在一个小时内不被打断地吟唱。如果所有都正确实施了,碗会暂时发光,并且咒文开始起效了。
在咒文施展之后,目标兽化人会经历不断增长的基于动物一面需求的恐惧和渴望。例如,如果兽化人是半美洲狮,那么当在人类一面时,兽化人对敌人与对手会变得越来越冷淡,并具有掠夺性以及领土意识。被影响的兽化人不损失理智除非它了解到在它身上发生了什么;然后理智(SAN)损失1D3+1每日,直到等同于意志(POW)的天数过去。然后它失去所有仅存的理智(SAN),并且作为一个人类是永久疯狂的。
束缚灵魂(Bind Soul)
允许施法者囚禁一个人类的灵魂以及因此可以控制或者谋杀灵魂原本所在的身体。施展法术的消耗是10点魔法点以及3点理智值。施法者需要在囚禁灵魂前先找到灵魂;入梦者的陷阱(Snare Dreamer)是实现的一种方式。肉体屈服术(Compel Flesh)是控制身体的一种方式。
施法者必须与目标灵魂进行意志(POW)对抗。如果灵魂被抓住,受害者的身体开始死亡,以2点体质(CON)每天的速度。当体质(CON)降低到0,身体就死亡了,并且灵魂也会被释放。如果灵魂没被抓住,魔法值和理智值也会消耗,但没有效果。
一个特殊的灵魂容器必须被准备好。那个仪式需要3天时间。任何可以关上的(罐子,箱子,瓶子等)都可以作为容器。灵魂可以被释放通过打开或者毁坏容器,如果找得到容器的话。伊本·卡兹之粉以及类似的咒文可以追踪肉体与灵魂之间的联系:容器的位置可以通过三角测量法算出或者通过消耗大量的粉末,并且简单地跟随粉末形成的蜘蛛网一样的有形的连接。
file:///C:\Users\ADMINI~1\AppData\Local\Temp\ksohtml7460\wps1.png
黑色束缚(Black Binding)
  这道咒文可以创造普通的僵尸。施法者必须支付16点魔力值和1d6点理智值,并将执行仪式用的液体洒在埋着尸体的坟墓上。制造液体所需的材料可由守秘人自由决定,但应指定至少一种难以通过合法途径获取的材料。接触到液体的尸体需要一段时间“熟成”,一整周后,施法者应回到坟墓所在之处,吟唱“黑色束缚”的咒文。30分钟后,仪式结束,尸体就会从墓中爬出,遵从施法者的意志行动。用这种办法创造的僵尸不能避免自然腐烂,因此需要定期创造新的僵尸来补充。
--
祝福刀刃(Bless Blade)
  这道咒文可以制造能够伤害到免疫普通武器的怪物的刀刃。在施法时,必须以体型值不小于10的动物的血液献祭,施法者还须支付1点意志值和1d4点理智值。受到祝福的刀刃必须由纯铁、纯银等单一金属打造,刀刃的大小不限,越大的刀造成的伤害越高。刀刃一旦折断、熔化或以其它形式损坏,就会永久失去咒文赋予它的能力,但超自然生物的攻击无法对刀刃造成伤害。
--
凋萎/祝福作物(Blight/Bless Crop)
  本咒文可使1英亩内的植物像被烤干一样缓慢枯死,或者相反,使其茁壮成长。无论哪种效果都需支付6点魔力值,在“凋萎”时还须支付1d6点理智值。一旦施法者“见血”(例如,被用力殴打脸部以致出血),咒文就会失效。
--
戈尔·格罗斯之身体变形(Body Warping of Gol-Goroth)
  这道咒文可以使施法者变化自己的形体。施法者必须呼唤奈亚拉托提普的名字,并在1d6+4分钟内反复吟唱咒文。咒文本身需要支付6点魔力值,变形后的体型值每增加或减少1点,还要多付出1点魔力值。此外,施法者还须支付2d6点理智值和1点意志值。每次施法只能变形一次,效果永久持续,若要恢复原状,必须再次施放咒文。施法者只能变化自己的形体,不能变化他人的形体。
  无论变成什么样子,施法者都能保留原来的能力值,哪怕外观变成石头、木头、地毯等无机物也一样。一旦变形成别的东西,施法者就只能用那种东西移动的方式行动,但力量、体质、智力、意志、敏捷这五项属性绝不会改变。在变形成他人的情况下,外貌值和变形之后的人相同。施法者只能变成自己所知的形体。
--
深渊之息(Breath of the Deep)
  这道咒文可以使受术对象的肺中充满海水,无法呼吸。施法者必须目睹对方,用1轮时间在心中咏唱咒文,支付8点魔力值和1d6点理智值,再和对方用意志值进行对抗。如果施法者胜利,对方就可适用于“溺毙、窒息”规则,检定结果从[体质值×开始计算,下一轮是[体质值×……对方必须在1d6轮内持续进行这项检定。受术对象即使在对抗中获胜,也会失去1d8点耐久。
--
酿造入梦之药(Brew Dream Drug)
  这项咒文可以制出让复数人轻易进入梦境的药物。施法和制药的时间约为5小时,需要支付4点魔力值和2点理智值。这只能制出一份药;如果要制作更多,每多一份要额外支付1点魔力值。例如,制作5份药物要付出8点魔力值和2点理智值。
  服用一份药物的人会立即进入梦乡,睡上4小时左右。在服药者的主观感受中,他在梦境度过的时间可能会更长或更短,对梦境的记忆也可能发生扭曲。和他一同服用同种药物的其他人也会一起在梦境中现身。根据药物的成分、比例不同,或根据守秘人的判断,药物可能会把服用者带到梦境中的某个特定的地区(和清醒的世界有关的地区),如特定的城市、特别的地方、其它的次元等。
  制药的原料是多种多样的药草,其中既有普通的,也有十分神秘、难以获取的。制成的药物是一种淡褐色液体,有轻微的麻醉效果,会把服用者送入梦境。
酿造法恩酒(Brew Draught of Phan)
--
酿造黄金蜂蜜酒(Brew Space-Mead)
这个咒文会创造出有魔力的饮品,这种饮品可以帮助人类抵御真空和空间的跃迁(vacuum and vicissitudes of space)。为了太空旅行,黄金蜂蜜酒的效力同样需要同等的魔法值和san值,以10光年的距离为单位。(看黄金蜂蜜酒的效用表)
酿造饮品和开始旅行对施法者和使用者来说是分离的两个阶段。黄金蜂蜜酒有不同的种类存在,每种都有同样的效力但是每种需要的成分都不同。
酿造黄金蜂蜜酒需要5钟特殊的材料,可由守密人决定,并且需要至少1星期时间酿造。当黄金蜂蜜酒开始起泡(foaming and bubbling)时,施法者必须每剂献祭20点魔法值到酿造物之中。这些魔法值可以通过几或许多天的连续献祭凑齐;魔法值越多,剂量越多。每剂可以允许一个人抵挡一次时空的变换进行旅行。
一旦黄金蜂蜜酒附魔了,旅客就需要一匹骏马:在其他生物之中(among others),咒文召唤/束缚拜亚基可以提供一匹星间之骏马。旅客之后喝下一剂(很可能也要携带一剂归来的药剂)黄金蜂蜜酒,爬上并命令骏马,然后旅行就开始了。
在太空中,旅客的精神和肉体是停滞的,几乎对周围环境毫无知觉。直到到达了目的地,药剂的效果才会结束。
  黄金蜂蜜酒效力表:
  消耗的魔力值  旅行范围
  和理智值    (光年)
  1        100
  2        1000
  3        10000
  4        100000
  5        1000000
  6        10000000
  7        100000000
  8        1000000000
  9        10000000000
  以下亦同。每多付出1点魔力值和理智值,旅行范围就多一个0。付出10点魔力值和理智值,就可以到达宇宙中的任何一个角落了——至少是我们所知的宇宙中的任何一个角落……
--
掀起沙暴(Bring Haboob/Sandstorm)
  施法者可以掀起一阵强大的旋风,如果旋风范围内有沙漠或海边沙丘,就会出现沙暴。咒文需要支付20点魔力值,持续时间为一小时,施法者会损失1d4点理智值。这道效费比极高的咒文可以掀起直径约20英里的沙暴,风速约20英里/小时(15/秒)。若想追求范围更大、计划性更强的效果,请参见“控制天气”。
致疫术(Bring Pestilence)
幻梦境。这个邪恶的咒文寄生于它的受害者,并使受害者患上可怕的疾病。施放这个法术消耗10点魔法值以及1D10理智值。目标必须被施法者触碰并且目标可以与施法者进行意志(POW)对抗来抵御咒文。需要一些腐烂的人肉作为施法材料。
最初的疾病症状在1D10轮后开始出现。疾病的症状各种各样,但是它的游戏效果是一直每日失去1D3体质(CON)直到受害者被治愈或者死亡。受害者还遭受一个每日不断累加的每个技能5点的损失。受害者可能被治愈 通过一次成功的医学鉴定,并且被治愈的做梦者将在接下来的2D6小时内再生所有失去的体质(CON)。
一个受感染的做梦者如果在死亡前醒来,那么他/她就被救了。下一次造访幻梦境就不再有患有疾病。这个技能只能在幻梦境中被释放。
神祇的召唤、送离咒文(Call/Dismiss Deity Spells
召唤、送离咒文可以把化身、外神或者是旧日支配者带到施法者面前。施放这种咒文即使对邪教徒来说也是十分危险的。只有邪教牧师或者是对世界绝望的人才会选择召唤神话中的神祇。虽然只有少数的(咒文)被记录在这里,但是我们已知所有的旧日支配者和外神的每个形态都有它对应的召唤和送离咒文(A handful are cited here, but Call/Dismiss spells likely exist for every Great Old One and for every form of Outer God)。
一群或一堆人(a group or crowd)可以给召唤/送离咒文提供魔力。施法者作为群体的中心而存在。每个人可以提供1点魔法值,而那些知道咒语如何施放的可以县级自己的所有魔法值。统计总共消耗的魔法值,这些魔法值便是咒文成功的几率。每付出一点魔法值,这个群体必须吟唱一分钟,但是永远不会超过100分钟。
施法者同样会在召唤的时候失去1d10 san值。在场的每个人都会在目睹神祇的时候丧失理智。
守密人创造神祇(the thing)要为它创造相应的动机。绝大多数情况下,当神话中的神祇降临地球时,它都想待下去。
送离神祇
一个不想要离开地球的神祇可以被送离。每个送离咒文都不同;施法者必须要懂得特定神祇的召唤和送离咒文。首先,神祇的每5点意志换算成1点魔法相加,小数无条件进位。这些魔法值增加5%成功率来送离神祇,它为神祇打开了离开的道路。例如:克苏嘎有42点意志,所以需要9mp来打开离开的道路。
一旦道路准备好了,献祭更多的魔法值可以引诱神祇离开。在这种情况下,第二阶段,每点新献祭的魔法值增加5%神祇离开的机率。献祭10点魔法值会增加50%神祇离开的机率。例如:9点魔法值为克苏嘎打开了道路,这时有5%几率送离神祇。献祭10点魔法值增加几率到55%。为了能够100%的送离克苏嘎,总共需要在两个阶段献祭9+19点魔法值,总共28点魔法值。
1d100,小于送离成功几率则会送离神祇。
就好像召唤神祇一样,施法者是咒文的核心;这群人的其他成全可以贡献自己的魔法值。召唤神器需要特殊的环境和仪式,但是送离神祇这部分咒文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施放。送离神祇不会引起理智值丧失。
可选:守密人可以宣布骰出100会使咒文作废。在这种情况下,所有因咒文而献祭的魔法值将会丢失。
召唤/送离阿尔瓦萨(Call/Dismiss Arwassa)
只有在新月的第一夜才能召唤它。恐怖的阿尔瓦萨一旦出现,就要食用体形值合计在100以上的生物,且其中必须包含至少一名人类。阿尔瓦萨的崇拜者总是会为它准备足够的食物,没人知道在食物不足的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情。阿尔瓦萨是最不为人知的旧日支配者之一,关于它的资料见《生物指南》。
召唤/送离阿撒托斯(Call/Dismiss Azathoth)
召唤阿撒托斯的咒文极其危险,弄不好连地球也会被毁灭。咒文只要在夜晚的户外施放就可以,别的没有什么要求。
召唤/送离野兽(Call/Dismiss The Beast)
  本咒文会请来某只巨大的怪兽,它的名字之一是阿布霍尔(Abu Hol)。咒文必须在某个全地球独一无二的场所施放,详见扩展规则《野兽之日》(The Day of the Beast)。为了不剧透,这里就不写了。
召唤巴格·沙斯(Call Bugg-Shash)
  没有“送离”巴格·沙斯的咒文。只有耀眼的亮光才能驱赶它,巴格·沙斯在抓住一名牺牲者后也会回到自己栖息的次元。
召唤/送离克图格亚(Call/Dismiss Cthugha)
  这道咒文可将克图格亚请至施法者燃起的火焰之处。施法者必须一边吟唱咒文一边摇动火焰(通常是用火把),咒文只有在夜空澄净、北落师门刚刚离开地平线的时候才能顺利施放。在北美,最适合的时间是9月到11月。
召唤/送离塞埃格(Call/Dismiss Cyaegha)
  塞埃格被监禁在德国一个小村庄附近的山丘下,所以此咒文现在是无效的。如果打破抑制塞埃格的护符,就可以在那座山丘上施放咒文,把它召唤出来。
解放等待的黑暗(Release the Waiting Dark) / 召唤/送离塞埃格(Call/Dismiss Cyaegha)
  这道咒文只能在德国小村庄弗莱豪斯加腾(Freihausgarten)附近的“黑暗之丘”上方或周边才能施展,而且必须是在满月之夜。与其它“召唤”神格的咒文不同的是,对塞埃格的召唤会被藏在“黑暗之丘”上的五个魔法造像“瓦埃因”(Vaeyen)阻挠,每有一个“瓦埃因”存在,咒文的成功率下降20%
召唤/送离道罗斯(Call/Dismiss Daoloth)
  载于《格拉基启示录》第IX卷。
召唤/送离加塔诺托亚(Call/Dismiss Ghatanothoa)
  加塔诺托亚栖身于穆大陆(位于新西兰和智利之间),只有当穆大陆的陆地浮出水面时才能召唤它。
召唤/送离戈尔·格罗斯(Call/Dismiss Gol-Goroth)
  戈尔·格罗斯的资料见《生物指南》。它可以在匈牙利的斯特雷哥伊卡瓦(Stregoicavar)村附近的“黑石”上被唤出。其余可被召唤的地点由守秘人自由决定。
召唤/送离哈斯塔(Call/Dismiss Hastur)
  这道咒文可将哈斯塔请至有九块大石呈V形排列的地方。对哈斯塔教团来说,这是一大盛事。每块石头的体积都不得小于9立方码,咒文只有在毕宿五刚刚越过地平线的时候才能顺利施放(在北半球,就是10月到3月之间)。如果有拜亚基在场,每多一只,成功率提高10%。如果往每块石头上都注入1点意志值,用V形石阵施展“召唤/控制拜亚基”的成功率就会提高30%
狩猎开幕(Beginning the Hunt) / 召唤/送离伊欧德(Call/Dismiss Iod)
  随便在任何一个山丘上都可以施放这道咒文。在施放咒文之前,必须先描画一个包含五芒星的特殊圆形法阵,否则施法者就死定了。当伊欧德到来时置身于法阵之外的人或在这柱旧日支配者逗留时踏出法阵的人都会立即遭到攻击。
召唤/送离伊塔库(Call/Dismiss Ithaqua)
  这道咒文可吸引伊塔库的注意,但这柱旧日支配者只会以旋风或冷风的形式出现。咒文必须在大雪堆上施放,一般只有在极北之地、选气温降到冰点以下的时候才行。不过,在任何顶峰积雪的高山上也可以唤来伊塔库。
召唤/送离月透镜守护者(Call/Dismiss Keeper of the Moon Lens)
  月透镜守护者的资料见《守秘人指南》。只有在夜晚才能召唤月透镜守护者,它必须被满月的光辉或由“月透镜”这种道具增幅的月光持续照耀。
召唤/送离奈亚拉托提普(Call/Dismiss Nyarlathotep)
  载于《无名祭祀书》第三章。
召唤/送离纽格塔(Call/Dismiss Nyogtha)
  这道咒文可引出纽格塔的好意,使它现身。咒文必须在与纽格塔栖身的洞窟相连的任何一个洞窟的入口施放。
召唤/送离鲁利姆·夏科洛斯(Call/Dismiss Rlim Shaikorth)
  鲁利姆·夏科洛斯的资料见《生物指南》。只有在北极点或南极点才能召唤鲁利姆·夏科洛斯。
召唤/送离无皮者(Call/Dismiss Skinless One)
  皮肤兄弟会用。这道咒文可在教团集会时请来“无皮者”,即使对教团来说,这种召唤也十分危险,他们必须献上至少一具刚刚剥皮的尸体,每献上一具尸体,咒文的成功率提高1%。即便咒文失败(哪怕投出“00”),“无皮者”也会出现,在这种情况下,它不仅会取走祭品,也会取走和祭品数量相同的崇拜者。“无皮者”是奈亚拉托提普的化身之一,资料见《生物指南》。
召唤/送离莎波·尼古拉丝(Call/Dismiss Shub-Niggurath)
  这道咒文可将莎波·尼古拉丝请至神圣的石头祭坛。祭坛必须设置在昏暗的森林中,且咒文必须通过祭坛施放。咒文只有在新月之时才能成功施展,为了给祭坛祝圣,必须将至少相当于200点体形值的血液淋在祭坛上,要想请来这位黑暗女神,一定得把血液洒满祭坛的每一处。每淋下40点体形值的血液,咒文的成功率就会提高20%,如果有黑山羊幼仔在场,每多一只,成功率提高10%
召唤伊戈罗纳克(Call Y'golonac)
  读完《格拉基启示录》第XII卷即可。没有“送离”的咒文。
召唤/送离伊波·兹特尔(Call/Dismiss Yibb-Tstll)
  咒文的“召唤”部分必须在新年第一天(随历法而变)的午夜进行,传统上必须由13人共同施放,且13人中至少要有7人知晓咒文。如果没有展开“纳克·提特之障壁”,伊波·兹特尔就会随心所欲地报复所有施法者。
召唤/送离犹格·索托斯(Call/Dismiss Yog-Sothoth)
  这道咒文可将犹格·索托斯请至特别建造的石塔。石塔必须建在野外,高度不得低于10码,且咒文必须在晴空万里的时候施放。在施法时,信徒们还须指定一名献给犹格·索托斯的祭品。这只要表示一下就可以,例如,只需向附近的村庄作个手势,犹格·索托斯
就会自行去村里选择一个牺牲者。进行召唤的教团还可以选择为石塔附魔,以减少召唤时需要支付的魔力值:每往塔上注入1点意志值,“召唤”和“送离”的成功率就会提高5%
唤起黑暗之沉寂(Rise up the Silent Darkness) / 召唤/送离诅谢坤(Call/Dismiss Zu-Che-Quon)
  “唤起黑暗之沉寂”是“召唤/送离诅谢坤”的变形版。若想成功召唤,就必须拥有三个被附魔过的钟(被称为“恐怖之钟”),一旦开始敲钟,诅谢坤就会被唤出。敲钟时须支付3点魔力值和1d4点理智值,除此之外,对敲钟的人没有任何要求,他甚至不需知晓诅谢坤的存在。如果钟声停止,诅谢坤就会消失在它带来的黑暗中。
召唤鱼类(Call Fish)
  参见“吸引鱼类”。
--
召唤尼扬贝之魔力(Call Power of Nyambe)
  参见“尼扬贝之魔力”。
--
召唤漫步死者(Call the Dead Walkers)
  这道咒文可让施法者召来方圆一英里内的所有僵尸。施法者须支付2点魔力值和1d3点理智值,在日落之后用盐在地面上画一个圆圈,再站在圆圈中央咏唱咒文。只要站在圈内,盐圈就能保护施法者及最多3名旁人。僵尸会以它们的极限速度向盐圈接近并停在其边缘,它们会在那里站到黎明,其间既不会远去也不会发动攻击。
--
烛光通讯术(Candle Communication)
  这道咒文可让两个有智能的生物在没有任何装置的情况下用魔法互相交谈。咒文必须有两名施法者,每个施法者都要付出5点魔力值和1点理智值。两人应在事先商定的时间点起蜡烛,重复吟唱咒文,直到听到对方的声音为止。咒文传话的效果在10英里内都非常清晰,超过10英里后,每增加100英里距离就要多付出1点魔力值,相互理解的可能性也要降低10%。咒文的最大有效范围为1000英里,蜡烛一旦熄灭,咒文就会终止。通讯双方可重复施放此咒文。
--
驱除恶魔(Cast out Devil)
  这道咒文可驱除控制了人类身体的异界存在。此咒文极其复杂,必须花费一整天时间执行仪式,仪式应包括各种非洲部落法术中的要素。施法者不需支付理智值,但须支付10点魔力值,还要用自己的意志值和控制受害者身体的存在的意志值进行对抗,其他知晓这项咒文的协助者也可以用自己意志值的一半(小数点后省略)来援助施法者。要是缺少这种协助,这道咒文很少成功。咒文对任何控制了人类身体的异界存在都有效,例如伊戈罗纳克、伊斯之伟大种族等。
--
驱除夏恩(Cast out Shan)
  这是一种将夏恩(夏盖虫族)从其宿主体内驱除的咒文。首先应用山金车花(Arnica)画一个宽5英尺的五芒星,让宿主站在里面;施法时间为一个小时,施法者须支付10点魔力值,此外,施法者和所有宿主都要丧失1点意志值(施法者也可以选择只让自己丧失2点意志值)。仪式完成后,五芒星在未来十二小时之内还能防止新的夏恩侵入。这道咒文不会杀死夏恩,但如果在直射的阳光下进行的话,就和杀死它们没有什么区别了。
--
致盲/复明术(Cause/Cure Blindness)
  本咒文可使受术对象完全失去视力,或者相反,使其视力恢复(只要其视神经没有受到永久损害)。无论哪种效果都需要支付8点魔力值,在“致盲”时还须支付2d6点理智值,并用意志值进行对抗。咒文的施法时间是整整一天。
致病术(Cause Disease)
用一个有热症症状的疾病来折磨目标受害者,例如霍乱,疟疾,肺炎等。施法者可以投入他所能投入的所有魔法值;并用这投入的魔法值和目标的意志(POW)进行对抗。施法时间是5个游戏轮(rounds)。如果目标赢了,那么这个咒文就没效果。
如果施法者赢了,症状例如高烧,恶心,呕吐,脱水,以及注意力无法集中就会接踵而至。受害者损失2D6力量(STR),体质(CON)以及敏捷(DEX)(每个属性分别投一次),并以每天各1点的速度失去。如果受害者幸存下来,他/她会重新获得这些属性点。如果任何一项属性到达了0,受害者就死了。
为了释放咒文,攻击者需持有目标的一些私人物品,特别是一些接触过嘴的。将这物品埋在一个深洞中并与少量有毒植物或者竹子放在一起。将洞填埋好,并在上方放置一块特殊的雕刻过的石头。紧接着吟唱一个简短的咒文,然后咒文就被释放了。
在床上休息是唯一的可以维持清晰思维的对待方法。只有医疗咒文真的能有所帮助。找回被埋葬的物品来破坏咒文,此外咒文就会按照计划进行。
透特之诵 Chant of Thoth
  该咒文可以帮助施法者解决基于智力方面的难题。施放本咒文需要消耗30分钟并支付1d4点理智值,还需要支付一定数量的法力值。每支付一点法力值,施法者就会在获得知识、学习咒文、翻译文本,诸如此类的技能鉴定中增加2%的成功机率。不过施法者如果在该项技能鉴定的成功率低于10%,则透特之诵无法生效。即:如果施法者希望用本咒文帮助自己翻译拉丁文文章,则施法者必须至少拥有10%的拉丁文技能。
魅惑动物(Charm Animal)
  本咒文可使被施咒的动物将施法者视作好友。施法者须支付相当于该动物体型值的魔力值,咒文的效果会持续24小时。效果一旦完结,动物将不记得任何关于友情的事,也不能再进行交流。被施咒的动物不能用来骑乘或作战,但可以用它的身体提供温暖,如果是肉食动物,可能还会把猎物分给施法者。
切查波特尔之铃(Chime of Tezchaptl)
拥有它,施法者可以附魔一个小的用纯金属例如金或者铁做成的钟或者铃。银能给予最好的音色。仪式持续6个小时,并且小号1D6的理智点和牺牲2点意志(POW)。对于每高于海平线100英尺,创造出来的铃的有效性就增加一个百分比:在5500英尺做成的铃铛在它响起铃声时能有55%几率。此外,施法者必须实行无可名状之誓约(Unspeakable Promise),这会危及到他/她的理智和生命。
完成后的铃铛可以抵御许多在施法时需要唱歌或者音乐乐器的咒文——解放哈斯塔(Free Hastur),哈斯塔之歌(Song of Hastur),隔除光亮(Dampen Light)以及魂之歌(Soul Singing)4个例子。铃声很柔和,铃会吸收咒文,如果一个D100鉴定等于或者小于铃的百分比几率。当铃吸收了咒文,它的金属会发出奇怪的光泽并且铃声的音色会有所改变。一旦它吸收一个咒文,铃可以维持咒文的本质2D6分钟。
在这个间隔期间,如果铃的持有者响亮地摇响铃声,其中的咒文能量会被暴力释放回给唱出咒文的人,铃吸收的每2点魔法值或1点意志(POW)消耗目标1D6点生命值。一个目标的血管会爆裂,并且他/她的每一个毛孔都会流血。如果损失总生命值一半以上的生命值,眼球就会爆裂并遭受完全致盲。用这种方式使用铃不消耗魔法值和理智值。目击法术能量的反射可能会消耗理智
呕吐法阵(Circle of Nausea)
创造一个威力无穷的保护性的法阵在施法者的周围,这会对靠近的任何人造成恶心和疼痛。创造这个法阵花费4点魔法值,2点理智值,以及5分钟游戏时间。施法者必须在地上刻写法阵,然后通过4块附魔石头来加强法阵——罗盘的4个基本点各一块。附魔石头需要事先牺牲4点魔法值每块。
破坏这个法阵需要一个成功的抵抗鉴定,用角色的意志(POW)对抗法阵的魔法力量(STR)(等同于施法者的意志POW)。任何接触法阵但是在抵抗中失败的人都要呕吐5分钟,或者直到他\她后退至少100码距离远。如果任何人成功地打破了法阵,这咒术就瓦解了。
防护法阵(Circle of Warding)
火焰之袍(Cloak of Fire)
在施法者承受剧痛的代价下,这咒术增加施法者的移动以及增强他/她战斗防御。火焰之袍消耗12点魔法值以及1D10理智来施法。只有施法者可以从这咒术中获益。这花费一轮的时间来施法,并且它的效果持续4D4轮。看见运行中的火焰之袍损失1/1D3理智。
这咒术以编排的闪耀光点环绕施法者,每个火花沿着一个发光的痕迹缓慢前进,并且闪烁着白热。被火焰之袍环绕在内,施法者上升到离地面几英寸,因此他的脚不再接触地面。然而,身体行动是正常的。火焰之袍的光轮是痛苦的,第一次施法时消耗1D6点理智值来承受。然而,这疼痛不会造成生命值的减少,并且如果施法者没有接触任何人,这疼痛会停止。
当咒术在生效时,施法者的移动(MOV)和敏捷(DEX)变为双倍。减少施法者所有被攻击几率20%。所有的武器攻击只造成最小伤害。任何用拳击,踢等攻击手段的攻击者,承受与施法者收到的伤害同等的伤害。
如果施法者触碰某人,将之与拳击攻击同样对待,造成1D8的生命值伤害;每次这发生,施法者同样遭受造成的伤害的一半(向上进位)因为他/她的皮肤和身体一瞬间触碰到了火焰之袍的魔法表面。因此,这咒术是有可能造成施法者的生命值降低到0,并且造成死亡。
模糊记忆(Cloud Memory)
  被施以这道咒文的人将无法主动想起某个事件。施法者须支付1d6点魔力值和1d2点理智值,咒文的效果会立即显现。施法者必须目睹对方,且对方必须处在能够接收施法者指示的状态之下。双方用魔力值进行对抗,若施法者获胜,对方就会遗忘某件特定的事情。非常恐怖的事情以后可能会在无意识的恶梦中出现。若对方获胜,他依然能鲜明地保留这项记忆。施法者必须知道自己要消除的事情是什么,也不能下达“忘掉昨天发生的事”这种模糊的命令,而要指出具体的事件,如“忘掉被怪物袭击的事”。
--
纽格塔之紧握(Clutch of Nyogtha)
  这项恐怖的攻击咒文会消耗1d20点理智值,启动咒文需要1点魔力值。施法者必须和对方保持能够交谈的距离,双方用魔力值进行对抗,如果施法者获胜,对方就会感到心脏似乎被巨掌握住,在咒文持续的时间内每轮失去1d3点耐久。在此期间,对方会像心肌梗塞一样陷入暂时的麻痹状态,若耐久降到0点以下,对方的胸就会破开,热气腾腾的心脏会出现在施法者手中。
  在咒文持续期间,施法者每轮都须支付相当于该轮造成的伤害之倍的魔力值。同时他还必须保持精神集中,双方每轮都会用魔力值进行一次对抗。若施法者走神或在对抗中落败,咒文就会终止,但此前造成的伤害依然保留。
--
召令动物的咒文(Command Animal Spells)
  这是一系列召令特定种类的动物或昆虫群的咒文,在已出版的扩展规则中有“召令行军蚁”、“召令绿曼巴蛇”、“召令豹子”、“召令蜘蛛猴”等。召令每一种动物的咒文都必须单独学习,但共通点都是只支付1点魔力值,不支付理智值。被召令的动物或昆虫会以自然的方式响应命令,也会以自然的移动速度来到施法者身边。恐怕没人愿意召唤几个月后才能来的生物吧。任何自然界的动物都可以被这类咒文支配,咒术师或萨满对这类咒文知之甚详。
  被唤来的生物只会执行自己能理解的命令。对一条蛇下“飞到墨西哥”的命令是毫无意义的,对毒蜘蛛下“去咬乔纳森·金斯雷”的命令也只会让它困惑,因为它根本没法辨别。但若是下“咬这房间里的所有人”这种命令,那么即使只具有极少一点智力的生物也能理解。
--
召令巨噬蠕虫(Command Dhole)
  这道咒文必须由大批人一起咏唱。所有参加者都必须知晓本咒文,但不需知晓给巨噬蠕虫的命令。每名参加者都要支付1点魔力值,而咏唱的领导者则须支付1d6点魔力值和1d3点理智值。不管长达多少小时,咏唱都必须持续,直到巨噬蠕虫现身为止。
  咏唱的领导者必须用自己的魔力值和巨噬蠕虫的魔力值对抗,如果取胜,从巨噬蠕虫出现的那一刻开始,他就能向它下达命令。只要不解放巨噬蠕虫,支配就会一直持续,领导者可以主动解放巨噬蠕虫,也可能因走神或睡着而不慎将它解放。被解放的巨噬蠕虫会立即消失。如果他在对抗中落败,巨噬蠕虫就会尝试吃掉在场的所有人,然后消失。现今没有任何一本地球上的书籍载有这道咒文。
--
召令鬼魂(Command Ghost)
  这道咒文可以召来鬼魂,让它回答特定的问题。施法者须支付10点魔力值和1d3点理智值。咒文必须在夜间施放,施法者应将哺乳动物的血液倒在想接触的死人的墓碑或骨灰、骨骸上;鬼魂会拒绝回到这个世界,因此施法者必须用自己的魔力值和鬼魂的魔力值对抗并获胜。目睹鬼魂而丧失的理智值因其个体而异,鬼魂会以死亡时的样子现身。
  被咒文召来的鬼魂会回答与自己在世时发生的事情有关的问题。每问一个问题,施法者都需支付1点魔力值,并在魔力值对抗中获胜。若施法者落败或召唤持续了1小时,亡灵就会归去。
--
召令鲨鱼/海豚(Command Shark/Porpoise)
  这道咒文用于把人献祭给海神,最初起源于南太平洋。施法者须支付1点魔力值,每追加1点魔力值,成功率增加10%。咒文必须在海上施放,要呼唤鲨鱼就将少量血液滴入海中,要呼唤海豚就将一些小活鱼投入海中。被唤来的生物会遵从施法者大声喊出的命令。若“幸运”检定成功,会有两只生物一起到来,但施法者无法控制第二只生物。
--
肉体屈服术(Compel Flesh)
  这道咒文可以把人变成活尸。活尸的思维简单,只会遵从口头指令行动。施法者须支付5点魔力值和3点理智值,咒文的效果每延续10轮,还要多付出1点魔力值,此外,受术者的灵魂还必须先被“束缚灵魂”囚禁起来。施放本咒文之后,受术者的肉体就会依照指令行动,直到完成指令、肉体被杀或咒文结束为止。
--
创造摩特拉玻璃(Conjure Glass of Mortla)
创造一个可以看过去发生的景象的通路。消耗施法者1D8点理智值以及每个观看者1D6点理智值,加上看见的景象可能造成的理智损失。一个水晶球和一个附魔过的火盆是必须的。让从蜡烛发散出的光照射穿过水晶球,然后照到火盆上的烟雾:一个景象就出现了。施法者消耗6点魔法点每次咒术尝试,成功的几率等同于他/她的克苏鲁神话技能。维瑞之印(Voorish Sign)可以帮助他/她。
这景象是关于过去的。除非景象受到旧日支配者的影响(20%几率),不然这景象是由施法者选择的。一个旧日支配者可能造成景象呈现出与它相关的内容或者其他的一些东西(artifact),而不是施法者想要的。
外貌摄取术(Consume Likeness)
施法者可以摄取一个刚死的人的鲜活外貌,就像通过眼睛,摄像机,X光等看到的一样。受术者与施法者必须和施法者不超过3点的体型(SIZ)差距。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施法者摄取受术者以及施展咒术,消耗10点魔法点每6小时,并且永久牺牲1点意志(POW)。施法者可以摄取复数的外貌,并且因此有复数的形象。当一个受术者被摄取了外貌,施法者失去1D20点理智点。这咒术被许多狡猾的人所知。
一旦这咒术完成,施法者可以随意换上受术者的外貌,并且想持续多久都可。但是施法者的影子仍旧和往常一样。相似的,施法者的技能和记忆维持原状——受术者的技能与记忆则消失了。
当受到1点或更多的生命损失,施法者必须恢复原来的样貌,并且休息1D3小时。从一个摄取的外貌恢复到原来的样貌需要花费20秒。在可以摄取另一个外貌前必须恢复到原来的样貌。从原本的样貌转变到一个摄取的外貌需要花费1D3分钟。
神格的“接触”系咒文(Contact Deity Spells)by 玖羽
接触神格的咒文与普通的“接触”系咒文不同。
这种咒文只被该神格的疯狂祭司或企图与神交易、获得它的力量的伟大魔法师使用。接触的神格可以是旧神、可以是旧日支配者,也可以是外神
施放咒文一般需要施法者首先献上1点意志值和1d6san值(因为损失了意志值,所以施法者“幸运”检定的成功率会降低;)咒文的成功率是新的“幸运”检定成功率[意志值×的一半(小数点后进位)。在第二次和以后的尝试中,献祭同样的数量可以将幸运掷骰的难度降低到等同于当前意志决定的幸运,只有第一次施放会用幸运的一半。
在检定成功后,该神格(或它的某个形态)会在数小时或数天后以几乎可被称为“友好”的态度接触施法者,但它能给施法者的东西只对它的崇拜者来说才有价值。如果施法者使神格厌烦或越过应有的领域,神格就会把他捏死或使他陷入疯狂,以此取乐。
接触钻地魔虫(Contact Chthonian
这个咒文需要5mp1d3san值施放。除非附近没有钻地魔虫,这个咒文自动成功。这个咒文必须在近期已知的地震地点施放,比如西非的格 哈伦(G'harne in West Africa),或者是那些具有从地下通往地表裂隙通道的潜在火山(or where hot spots and volcanoes offer relatively quick transport from the deep interior of the planet to the outer edge of the geologic crust)。
接触深潜者(Contact Deep One
这个咒文必须消耗1d3san值和3mp来施放。除非附近没有深潜者,否则这个咒文自动成功。这个咒文必须在大洋(salt-water ocean)或海(sea)边缘施放。为了最好的效果,这个咒文最好在深潜者城市附近施展,例如马萨诸塞州印斯茅斯之外的水边。(such as the waters off Insmouth, Massachusetts)。仪式的一部分由向水里扔特殊雕刻的石头(specially inscribed stones)组成。
接触比亚提斯(Contact Deity/Byatis)
  这道咒文只能在塞文谷施放。比亚提斯会以幻影的形态显现,施法者必须成功进行“幸运”检定以抵抗它的催眠术。
接触夏乌戈纳尔·法格恩(Contact Deity/Chaugnar Faugn)
这道咒文可使施法者与夏乌戈纳尔·法格恩交流。每次尝试施法者必须献祭1pow1d6san值。成功的几率等于pow*5的一半(小数无条件进位)。在第二次和以后的尝试中,献祭同样的数量可以将幸运掷骰的难度降低到等同于当前意志决定的幸运,只有第一次施放会用幸运的一半。(On second and later tries,sacrifice the same amount and continue to decrease the Luck roll threshold to reflect the changes in pow,but halve the Luck roll only on the first cast)。 成功的话,这柱神格会把自己的要求用幻像或恶梦的方式送来,也会用同样的方式告诉施法者,他的请求是被答应了还是被拒绝了。
接触克苏鲁(Contact Deity/Cthulhu)
这道咒文可使施法者与克苏鲁接触。每次尝试施法者必须献祭1pow1d6san值。成功的几率等于pow*5的一半(小数无条件进位)。在第二次和以后的尝试中,献祭同样的数量可以将幸运掷骰的难度降低到等同于当前意志决定的幸运,只有第一次施放会用幸运的一半。克苏鲁一般只会在夜间的梦境里回应,它会出现在施法者的梦或恶梦中,向施法者提出要求。
对话等待的黑暗(Speak with the Waiting Dark) / 接触塞埃格(Contact Deity/Cyaegha)
  这道咒文需要准备特别的房间。所有的家具都必须涂黑,也不能让一点光线从门窗进入。施法者应坐在房间中央咏唱咒文,在施放咒文的过程中,施法者须静静地坐着,凝视黑暗,如果有光进入房间或施法者站身离去,接触就会中断。一段时间(具体不定)之后,塞埃格的绿色巨眼会浮现在房间中央。初次目睹此景会丧失0/1d3点理智值。
接触达贡(Contact Deity/Dagon)
  载于《水神克塔亚特》、《波纳佩教典》、《拉莱耶文本》、《无名祭祀书》第八章。
接触艾霍特(Contact Deity/Eihort)
本咒文与其它“接触”神格的咒文不同,和艾霍特“交涉”的人只需支付1点魔力值,而不是1点意志值。艾霍特会主动现身,如果“交涉”的人离得远,就会出现在他的梦里,如果离得近(二、三百码之内),就会直接出现。艾霍特会把本咒文直接传授到“交涉”的人脑中,然后抽走1点意志值作回报。
接触加塔诺托亚(Contact Deity/Ghatanothoa)
  载于《赞苏石板》。
接触格拉基(Contact Deity/Glaaki)
  载于《格拉基启示录》第I卷。
接触格罗斯(Contact Deity/Ghroth)
  要施展这道咒文,必须首先进行成功的“天文学”检定以确定格罗斯的位置。咒文施放之后,施法者会立即觉得这足有行星大的存在的精神已将自己吞没(丧失1d8/1d50点理智值)。与格罗斯的接触不会带来什么实际利益,对格罗斯来说,施法者犹如尘芥,根本不值一顾。格罗斯的资料见《生物指南》。
接触母神海德拉(Contact Deity/Hydra, Mother)
  载于《波纳佩教典》。
召唤猎手(A call to the Hunter) / 接触伊欧德(Contact Deity/Iod)
  这道咒文可使施法者与伊欧德对话。施法者须吟唱富有韵律的咒文,同时直视强光。只要光够强,任何光源都可以;施法者必须通过[意志值×的检定才能避免永久目盲。片刻之后,伊欧德就会在施法者心中开言说话。但在旁人看来,施法者只是个直勾勾盯着太阳看的疯子罢了。
接触罗阿(Contact Deity/Loa)
巫毒教用。这道咒文可使施法者与罗阿交流(罗阿是巫毒教里的一系列神格)。本咒文可独自施放,也可集体施放,随妈婆(mambo,巫毒教的女祭司)自由决定。每次尝试施法者须支付1点意志值,所有参加者都须支付1d6点理智值。成功的几率等于施法者pow*5的一半(小数无条件进位)。在第二次和以后的尝试中,献祭同样的数量可以将幸运掷骰的难度降低到等同于当前意志决定的幸运,只有第一次施放会用幸运的一半。
施法者应选择特定的罗阿,在仪式进行时,通常会有少量信徒和着鼓声起舞,同时应把代表该罗阿的维维(ve-ve,符号)刻在胡姆法(humfor,崇拜场)的地面上,献上祭品,所有人咏唱召唤词。在第二次及之后的召唤中,罗阿会随机选择信徒中的一人,使他失去1点意志值,再随机选择1d6人,使他们失去1点理智值。召唤成功的几率等于施法者当前pow*5或者更少。
如果成功,想要召唤的罗阿就会附到施法者之外的某个人身上,宿主的智力值和意志值被罗阿的智力值和意志值取代。罗阿的声音会从宿主口中发出,这时就可以用精心选择的词句询问它或求得建议,也可以请它提高自己某项工作(task)的成功率,这些可能会要求成功的“交涉”类技能检定。仪式一旦结束,罗阿就会离去。一般来说,单纯给妈婆支付酬金无法请她召唤罗阿,必须是被妈婆邀请参加召唤才行。
接触诺登斯(Contact Deity/Nodens)
这道咒文可使施法者与诺登斯交流。每次尝试施法者必须献祭1pow1d6san值。成功的几率等于pow*5的一半(小数无条件进位)。在第二次和以后的尝试中,献祭同样的数量可以将幸运掷骰的难度降低到等同于当前意志决定的幸运,只有第一次施放会用幸运的一半。咒文只能在远离人迹之地施放,如伸入大海的悬崖边缘;诺登斯只会在施法者独处的时候和他接触,而且同样是在旁人难以接近的地方。
接触姆纳加拉(Contact Deity/M'nagalah)
  这道咒文只能在沼泽中施放。姆纳加拉不仅不会给施法者提供任何东西,还会立即攻击所有施法者。
接触奈亚拉托提普(Contact Deity/Nyarlathotep)
这道咒文可使施法者与奈亚拉托提普交流。每次尝试施法者必须献祭1pow1d6san值。成功的几率等于pow*5的一半(小数无条件进位)。在第二次和以后的尝试中,献祭同样的数量可以将幸运掷骰的难度降低到等同于当前意志决定的幸运,只有第一次施放会用幸运的一半。奈亚拉托提普是无所不在的神格,因此咒文何时何地都能施放,但奈亚拉托提普只会在信徒集会或任命新的外神祭司时才会现身。
接触修德·梅尔(Contact Deity/Shudde M'ell)
  载于《格·哈伦断章》。
接触无皮者(Contact Deity/Skinless One)
皮肤兄弟会用。这道咒文可使施法者与奈亚拉托提普的化身之一“无皮者”接触,施法者须消耗1点意志值和1d10点理智值。成功的几率等于pow*5的一半(小数无条件进位)。在第二次和以后的尝试中,献祭同样的数量可以将幸运掷骰的难度降低到等同于当前意志决定的幸运,只有第一次施放会用幸运的一半。
施法时需要准备一具刚刚剥皮的尸体,“无皮者”会从尸体中现身,在尸体液化、蒸发的过程中,它会回答三个问题。目睹此景会丧失1/1d10点理智值,目睹“无皮者”会丧失1d10/1d100点理智值。
接触撒托古亚(Contact Deity/Tsathoggua)
这道咒文可使施法者与撒托古亚交流。每次尝试施法者必须献祭1pow1d6san值。成功的几率等于pow*5的一半(小数无条件进位)。在第二次和以后的尝试中,献祭同样的数量可以将幸运掷骰的难度降低到等同于当前意志决定的幸运,只有第一次施放会用幸运的一半。撒托古亚可能会以灵体状态显现,这时的它看起来就像一个半透明的投影,但损失的理智值不变。它一般只在施法者独处的时候出现,并用人类能听见的声音和他交谈。
令火焰发声(Give voice to the flame) / 接触沃尔瓦多斯(Contact Deity/Vorvadoss)
  这道咒文必须以至少相当于10点体形值(人类大小)的火焰为焦点。在沃尔瓦多斯现身之前,火焰绝不能熄灭,否则咒文就会失败。如果咒文成功,沃尔瓦多斯就会以一张朦胧的人脸的形态从火焰中出现。
接触伊戈罗纳克(Contact Deity/Y'golonac)
这道咒文可使施法者与伊戈罗纳克交流。每次尝试施法者必须献祭1pow1d6san值。成功的几率等于pow*5的一半(小数无条件进位)。在第二次和以后的尝试中,献祭同样的数量可以将幸运掷骰的难度降低到等同于当前意志决定的幸运,只有第一次施放会用幸运的一半。这柱神格会命令施法者改信自己,当它判定施法者不适合做自己的祭司时,会展开物理攻击,把施法者的灵魂和精神吃尽。如果它认为施法者适合担任自己的祭司,就会控制施法者朋友的身体,让此人接近施法者,命令施法者侍奉自己。
接触伊波·兹特尔(Contact Deity/Yibb-Tstll)
  载于《水神克塔亚特》。
接触伊格(Contact Deity/Yig)
  载于《蠕虫之秘密》。
接触犹格·索托斯(Contact Deity/Yog-Sothoth)
  这道咒文何时何地都可施放。犹格·索托斯会以天启的形式显现,使施法者的精神向无限广阔的宇宙开放(丧失1d10/1d100点理智值)。
接触札尔(Contact Deity/Zhar)
  载于《无名祭祀书》第五章。
接触佐斯·奥摩格(Contact Deity/Zoth-Ommog)
  载于《赞苏石板》。
接触远古种族(Contact Elder Thing)
施法者须支付3点魔力值和1d3点理智值,只要附近有远古种族,咒文就会自动成功。最适合施放这道咒文的地点是大西洋中央海岭的南部地区及离南极大陆最近的海沟上。
接触飞天水螅(Contact Flying Polyp)
这个咒文需要消耗9mp1d3san值。除非附近没有飞天水螅,否则咒文自动成功。飞天水螅只会在他们的极少的地下城市(rare underground cities)中出现,其中最大的地下城市是在澳大利亚西部沙漠的千沙之城(City in the Sands)。施法者必须首先为他们出来打开一个出口(There the caster should first open a communication shaft for their egress)。
接触无形之子(Contact Formless Spawn)
这个咒文需要消耗3mp1d3san值。除非周围没有无形之子,否则咒文自动成功。最好的施放低点是拥有静止的撒托古亚圣坛雕像的撒托古亚的寺庙,或者是靠近黑暗无边的纳卡伊(N'Kai)深渊的开阔地点,一个靠近俄克拉荷马州伯灵歌(Binger)的地方。也许在西部和中西部的北美可以有一些地点供他们出入(Possibly other places in western or midwestern North America offer entry and exit points)。据说一个这样的洞穴很可能靠近马塞诸塞州的敦威治。
接触食尸鬼(Contact Ghoul)
这个咒文需要消耗8mp1d3san值。除非附近没有食尸鬼,否则咒文自动成功。食尸鬼经常在人类集中的地区,特别是靠近墓地和地下室的地方(Ghouls are found wherever large concentrations of humans are,expecially near graveyards and crypts)。下葬超过一个世纪的地点是很适合施放这个咒文的地点。有月光的话就更好了。
接触诺弗·刻(Contact Gnoph-Keh)
这个咒文需要消耗6mp1d3san值来施放。除非附近没有诺弗 刻,否则咒文自动成功。诺弗 刻经常在格陵兰或者是靠近北极的冰冻大地上出现。在那里咒文自动成功。在施放咒文之前施法者必须用冰雪塑造一个小小的这个野兽的雕像,然后咒文必须通过一个成功的歌唱掷骰(The spell must be augmented with a successful Sing roll,and before doing so the caster must build a small effigy of the beast from ice and snow)。
接触廷达洛斯猎犬(Contact Hound of Tindalos)
这个咒文需要消耗7mp1d3san值来施放,如果一个廷达罗斯的猎犬被召唤出来,该咒文自动成功。目前尚没有已知的和廷达罗斯的猎犬交流的方法,而他穿越时间之河的动机仅仅是因为饥饿。
接触人类(Contact Human)
米戈用。 通过这个咒文,米戈可以精神控制和通知自己的人类仆从。这个咒文需要消耗3mp来释放,不需要san值。这个咒文会在之前被米戈成功催眠的人和施法者之间建立精神链接(telepathic link)。被接触者可以回应,询问问题,等等。在第一轮之后接触的每5轮会丧失人类1san值。
接触罗伊格尔(Contact Lloigor)
  需要支付4点魔力值,咒文必须在罗伊格尔经常出现的地区的地下施放。
接触导师(Contact Masters)
  需要支付8点魔力值。这道咒文可让施法者接触一名或数名“天上的导师”(Ascended Masters),据推测,他们是在西藏群山下的香巴拉(Shamballah)城中观察世界。
接触米·戈(Contact Mi-Go)
这个咒文需要消耗8mp1d3san值。除非附近没有米戈,否则咒文自动成功。这个咒文必须在一定范围内已知被米戈开采或参观过山底或者是山顶施放(the spell must be cast at the base or the top of a high mountain in a range known to be mined or visited by the mi-go)。此范围是 阿帕拉契山脉,安第斯山脉,喜马拉雅山脉,和在非洲中部的一些山顶。
接触人面鼠(Contact Rat-Thing)
这个咒文需要消耗2mp1d3san值。为了引来污秽的人面鼠,这个咒文必须在靠近人面鼠大量繁殖的地点施放。这些邪恶生物的种群有报告存在于英国的约克郡。另一份报告的相似的生物则来自于马萨诸塞州。
接触潜砂怪(Contact Sand-Dweller)
这项咒文必须消耗3mp1d3san来施放。除非附近没有潜沙怪,否则该咒文自动成功。这项咒文必须在合适的沙漠施放,比如说撒哈拉沙漠,美国的西南部,沙特阿拉伯,或者是澳大利亚中部。
接触外神之仆役(Contact Servitor of the Outer Gods)
这个咒文需要消耗14mp1d3san值来施放。一个成功的幸运掷骰意味着在咒文释放的时候正好有仆从在银河系之中。如果没有仆从在这个范围内,mp会损失。咒文必须反复的施放。目睹仆从的出现会丧失1/1d10san值。
施法者必须能看到星星。他或她尝试想像阿萨托斯那不可言喻的跳动着闪亮着仿佛液体火焰的核心(一般来说是一个类似于球形的沉思形象【reputedly a spheroidal symbol of meditation but actually of unknown shape】但是实际上是未知的形状)。仆从在1d6+4轮之内现身,并且期待着一场鲜血献祭(expects a blood sacrifice)。如果献上的祭品不足,仆从会吞食施法者。如果仆从接受了献祭,他会同意为施法者执行一次快速的任务。
一次成功的议价掷骰,仆从会屈尊回答一次关于伟大神祇阿萨托斯、宇宙中心之物(the court at the center of the universe)、或是外神(or an Outer God)的礼貌询问。回答会增加提问者1d3克苏鲁神话技能,但是对于旁观者这个回答毫无意义。
如果议价掷骰的结果是1-5,外神仆役同时会把一项咒文直接传授到施法者的脑中,消耗施法者1d8san值和1d10轮的迷惑(disorientation)。外神仆役会自己选择咒文(译者吐槽:这不还是kp决定吗)
当服务提供完毕之后,外神仆役可能会身体色彩变幻不定,随着触手在周遭蠕动,用形状怪异的箜管徘徊演奏。也可能它会身形消散回到银河系或者某个星系的旋臂或孕育恒星的星云间徘徊演奏,周而复始(Its services rendered,the servitor may linger and play its unearthly pipes while colors flash acroos its body and its tentacles writhe,or it may dissolve and return to some galactic arm or stellar nursery and resume its previous activity
听到他疯狂而令人沉迷的管状乐器的演奏会损失1/1d4san值并且(这旋律)之后会萦绕于每个在场的歌者或演奏家耳畔(and thereafter haunts every singer or instrumentalist who was present)。他们会变得越来越不满足于地球的水准并且越来越感受到自己被迫使演奏那曾经被呈现在面前的宇宙水准的音乐(They become indifferent to earthly scales ,and more and more feel compelled to perform in cosmic scales revealed to them
接触死灵(Contact Spirits of the Dead)
巫毒教用。有多种这样的咒文存在。这个咒文需要消耗施法者3mp和从每个在场者1d3san值。在河边用白色的木板搭建帐篷,用装满流水的一些水壶放在里面。吟唱,跳舞。 恳求死者的出现。合计所有的魔法值,然后乘以五,让施法者投1d100小于这个结果。成功的话死者的声音会从水壶中出现。人们可以听到声音,并且把头伸进帐篷讨论或者询问他们问题。因为和罗阿们(罗阿是巫毒教里的一系列神格)在一起(as with loas),礼貌和交流技能很有帮助。注意死者们大多数只知道自己活着的时候知道的事情,而且一些还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死了。
接触克苏鲁的星之眷族(Contact Star-Spawn of Cthulhu)
施法者须支付6点魔力值和1d3点理智值,只要附近有克苏鲁的星之眷族,咒文就会自动成功。本咒文必须在大洋沿岸施展,最好靠近深潜者的基地或星之眷族沉睡的地方。最适合施放这道咒文的地点是波利尼西亚、马萨诸塞州沿岸以及拉莱耶上方。
接触知识守护者(Contact Warder of Knowledge)
  这道咒文的前半部分与接触神格的咒文相同。施法者下次入眠时,就会与“知识守护者”在梦中相会(不是在幻梦境),这需要支付1点意志值。守护者会赐予施法者要求的任何知识,但不会允许他回到原来的身体,施法者只能永远留在梦的世界中。只有用“逃离知识守护者”(Escape Warder)这道咒文才能回到原来的身体,该咒文需要支付1点意志值,但学到这道咒文的方法却不为人知(《埃尔特顿陶片》上的记载只余残篇,无法生效)。
接触伊斯人(Contact Yithian)
这道咒文不能用来进行时间旅行。施法者须支付4点魔力值和1点理智值,如果在施法者周围方圆100英里内有被伊斯占据身体的人类,该伊斯就会注意到召唤。如果它产生了好奇心、恐惧或警戒心,就可能会回应召唤。如果施法者不能在交谈中使它产生兴趣,或者不能提供任何东西,伟大种族的学者就会无视他之后的提问,甚至可能会把施法者当成害虫或障碍,将其破坏。
接触犹基亚(Contact Yugg)
  载于《赞苏石板》。
操纵皮肤(Control Skin)
皮肤兄弟会专用。为了伪装的目的,施法者可能融合,扭曲并且改变一块身体区域的皮肤每次施法。咒术消耗5点魔法值以及1D6理智值,并且施法者必须和目标进行魔法值对抗,除非目标是自愿的。对于单个身体区域的施咒会消耗大约30分钟来准备和施法。效果会持续15分钟到1小时。如果为了永久改变,则需要每个身体区域消耗1点意志(POW)。理所当然的,第二次的操纵皮肤施咒可以解除改变。
通常身体区域被分为头,躯干,右手,左手,右腿,左腿。如果消耗30点魔法值,整个身体都可以被改变,当然相应的要消耗6D6的理智值。
制作邪恶尸尘(Create Bad-Corpse Dust)
创造一个僵尸无法穿过的屏障,消耗2点魔法值并且不消耗理智值。这粉末需要僵尸的肠子,一盎司制作粉尘者的肉(他必须咬他自己),以及一个干的粉末的稀有丛林藤蔓的花。所有的都必须仔细地弄干,放在一起敲碎,并且吟唱持续几小时,然后倒出成一个希望的痕迹或者线,不停地吟唱,并且牺牲魔法值。这粉尘会变成一道魔法的不可见的墙壁,僵尸无法通过这道墙壁。这屏障持续直到粉尘被洗掉或者被吹掉。一次创造的粉尘足够使你创造一道30码长的屏障。
创造纳克·提特之障壁(Create Barrier of Naach-Tith)
这屏障同时提供物理和魔法防御。每次施展这个咒术消耗1D10点理智值以及一些数量的魔法值。每一点多消耗的魔法值给予屏障1D6点的力量(STR)。这咒术消耗1游戏分钟来施展(当魔法值耗尽时必须停止)以及做成的屏障持续1D4+4小时。任何知道这个咒术的人可以加入到施法中去,并且贡献出魔法值给屏障。
屏障是球形的,并且大约100码直径。它可以以围绕着施法者的形式,来保护他/她远离伤害,或者以一个球形围绕住一个怪物或敌人来困住。任何被屏障的分界线分开的生物会被无伤推出屏障。任何被关入屏障的生物,只能通过一个成功的与屏障的力量(STR)对抗来推倒屏障出去(复数的被关入的受害者不能通过将力量STR相加来逃跑)。子弹或者导弹可以穿过屏障,如果对屏障造成的伤害与屏障的力量(STR)进行对抗并胜利。如果穿过了屏障,这物体就能造成伤害,就好像屏障不存在一样,并且屏障被摧毁。
一个手抄版的这个咒术已知存在于一个巨大的闹鬼的图书馆里,这图书馆在作为一颗卫星绕着恒星塞拉伊诺的一个行星上。
制作诅咒之笛(Create Curse Whistle)
  本咒文可让人把猫头鹰的骨头做成魔法笛子。笛子须在夏至后的第一个满月之夜制作,制作者当晚必须付出256点魔力值,不需支付理智值。只有阿尔冈琴(Algonquian)族的印第安萨满可以制作这种笛子,在制作过程中,其他知晓咒文的萨满可以把自己的魔力值支援给他。做好的笛子可以用来施展“魂之歌”或“诅咒笛音”。
--
制作穿刺棒(Create Fetch Stick)
  本咒文可以让人做出类似矛的武器,它能杀伤地球之外的异怪。首先必须取一根竹棍,再用磨尖的铁尖安在它的一端。这之后的一年内,制作者必须向它贡献两个人的生命和自己的2点意志值,并将第二个牺牲者的头骨安在没有铁尖的一端,做这些事会损失至少20点理智值,守秘人应尽可能地把场面描述得阴惨无比。制作完毕的穿刺棒可以当附魔长矛使用,但免疫贯穿的怪物依然保留这项抗性。僵尸等“活尸”类怪物只要遭到穿刺棒贯穿,就会立刻被毁。
创造传送门(Create Gate)
一个关于可以打开通往一些遥远世界的窗口的想法给伊波恩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就好像异想天开一样,而不是说牵强的。
                                      ——克拉克·阿什顿·史密斯,《通往土星之门》
这个重要的咒术允许使用者在其他陆地,位面和世界间穿行。一个传送门连接一个其他的地点。创造一个传送门需要永久消耗意志(POW),牺牲等同于以10为底的距离的对数的值(以米测量)。一个传送门可以有很多种形式,常见的一种是在地板以某种模式画着的线来表示,或者是一个奇怪的在某个区域的石头的排列。使用传送门消耗一定数量的魔法值,等同于用来制造门的意志(POW)的数值。每次通过传送门的旅行消耗1点理智值。
如果旅行时缺少足够的魔法值,KP可以规定旅行者留在了这边,并且被抽空魔法值且失去意识,或者调查员成功地完成了旅行,但是到达时失去意识,且被抽空魔法值,并且牺牲1点意志(POW)作为代价。归途的旅行通过一道传送门也消耗同等的代价。
传送门远处终点就和初始点很像。一般来说,任何人或任何东西可以通过传送门移动,尽管有些可能被建成需要在入口激活特定的词语或者手势。传送门同样被知道会交换那些穿过门的人,去援助外星世界的生存。(Gate are also known that change those who pass through, to aid survival on an alien world.)传送门也可以做到通往多个目的地。
file:///C:\Users\ADMINI~1\AppData\Local\Temp\ksohtml7460\wps2.png
file:///C:\Users\ADMINI~1\AppData\Local\Temp\ksohtml7460\wps3.png
创造瑞莱之雾 Create mist of Releh
  该咒文能在施法者面前制作出一团卵形的浓雾。施放此咒文需要支付2点法力值,但不需要支付理智值。在被制作出来时这团雾气的长轴一定是指向施法者所面对的方向,并且会在1d6轮内遮挡来自雾气外的视线。在此之后雾气便会消失无踪。
创造占卜窗(Create Scrying Window)
制造一个魔法窗口,可以看到过去。使用这个会消耗观测者1D3的理智值每一段场景,同样附加看到特定怪物的理智值损失。
为了创造一个水晶球占卜窗口,用10点意志(POW)附魔一个中央清晰可见的玻璃。当玻璃被附魔后,它必须被提供过去特定时间的线索,这个线索以这个附魔玻璃被制造出来的日子作为基础进行相关的评估。作为一个线索,一个人可以说“800年前”,但是不是“公元前1125年。”在中间的玻璃被附魔以及键入关键词后,98块昂贵的彩色玻璃也必须被附魔,需要每块1点魔法值,并且小心地做成一个几何学马赛克形,并确保干净可见的镜子在中间。结束后,中央的玻璃可以展现它被放置的地点(尽管是在过去适当的时间)。可见的地址可以被改变通过花费1点魔法值以及每100米或者一小部分移动进行5游戏分钟的专注。
这玻璃有一个很明显的限制:一个给予的场景只能被看一次,随着时间在玻璃的两边流逝,并且玻璃必须被转向某个事情确实发生的点。
水晶球占卜窗口有着天生的危险。任何被观察的生物有等同于它意志(POW-20或者更少来进行D100鉴定,从而发现自己被观察着。它然后可能通过窗口施法,包括召唤或者呼唤咒术,这些咒术可以召唤一个怪物在观察者窗口这边。
制作护身灵符(Create Self-ward)
  这是一种罕见且强大的魔法。施法者可以延缓自己衰老的速度,并保护自己不受肉体上的伤害。而且,他可以为此支付不同数量的意志(POW),魔法值以及理智值。这是个稀有且威力无穷的附魔。施法者首先需要收集一些自己的个人用品、毛发、剪下的指甲等,把它们放入一个小皮袋或小布袋中,然后在一至数天内把小袋贴身携带。在此期间,他每天都要咏唱咒文,并耗费规定的魔力值。
  为延寿而创造的小袋,延寿的时间与创造它花费的日数相关:若花费3天、消耗3点魔力值每日,则施法者在未来3年内只衰老一岁。若花费6天、消耗6点魔力值每日,则施法者在未来6年内只衰老一岁……以此类推。在仪式的最后一天,施法者要把自己一定数量的意志值(POW)投入袋中,投入的意志值须与仪式花费的天数相等,并且每点意志(POW)还去消耗1D6的理智值。
  如果不是为延寿、而是为护身创造的小袋,则施法者可以免遭与投入的意志值相等的伤害。若施法者遗失了小袋、但小袋未被破坏,则他依然可以受到相当于原有数值一半的保护(小数点后无条件进位)。
  在小袋遭到破坏、袋内的东西被倒出、或施法者被杀的情况下,此咒文就会被打破。咒文一被打破,施法者就会依他延长的实际寿命迅速衰老下去,并且还会丧失与投入的意志值(POW)相等的体质值(CON)。
创造巴尔塞之印(Create Sign of Barzai)
  用这道咒文制出的纹章可使意志值小于21的人类陷入瘫痪。纹章可用石头、钢铁、布料制作,受术对象能够思考、呼吸,有知觉,但无法行动、说话、施放咒文。每制作一个纹章,施法者都须支付2点意志值和1d4点理智值,只要纹章不被破坏,咒文的效果就会一直持续。
--
创造时空门(Create Time Gate)
  这道咒文可以打开通往未来或过去的大门。与“创造传送门”类似,但不是按旅行的距离,而是按年数支付意志值。使用和“创造传送门”相同的支付表,把一英里换成一年;这道咒文只能把人带到大概的时间,但只要“门”被创造出来,就会在“现在”和“那时”之间保持准确的间隔。没有任何一本现存书籍记载了这道咒文。
创造传送窗(Create Window)
  这道咒文是“创造传送门”的另一个版本,只有神格存在或伟大的魔法师(拥有至少25点意志值)才能施放,创造出的传送窗可由该神格存在或魔法师控制。在这个版本中,传送所需的魔力值由神格存在或魔法师支付,使用者不须支付魔力值,旅行的距离也不受使用者的意志值限制。如果创造者愿意,可让传送窗的入口和出口不具备任何标志或记号,这些出入口可由创造者的意志随意开闭。传送窗可以是单向的,也可以是双向的。
制作活尸(Create Zombi)
巫毒教专用。目标被带到一个接近死亡的程度,通过一种由河豚内脏的一部分以及生物碱制成的麻痹粉。(这个咒术的消耗可以在最后一段找到。)这个毒性(POT25的毒药必须被吸入。然后目标会陷入深层恍惚状态几乎与死亡无异。可怕的是,目标仍旧是有意识的,但是不能控制行动。
受害者被放入棺材然后活埋进墓地。因此,他/她可能能呼吸,一个小的管道连接着棺材和外面。在这段时间里,目标的玩家必须成功进行理智鉴定每3个游戏小时,或者损失1D6点理智(SAN)。如果目标在这个期间疯了,他/她就会接受巫师(bokor)的意愿,或者男巫,而幸运的是,对墓地的恐惧会被消除。
3个夜晚之后,巫师(bokor)会来到墓地地点释放创造活尸的咒术。咒术消耗10点魔法值和4点理智值。如果巫师(bokor)意识到来自于目标的精神抵抗,施法者可以与目标进行意志(POW)对抗,来压制目标的意愿。无论目标是疯了还是仍旧理智,一个成功的咒术吸走一切意志(POW)除了留下1点。如果咒术失败了,巫师(bokor)可能简单地埋上呼气口,然后留着受害者窒息而死。
创造僵尸(Create Zombie)
另一种创造僵尸的方法。咒术需要一个维持足够新鲜的人类的尸体来让允许激活后的改变。施法者放入一盎司的他/她自己的血液进入尸体的嘴巴,然后亲吻尸体的嘴唇并且“呼吸部分的自己”进入身体。损失1点意志(POW),就给予尸体1点,并且施法者损失1D10理智值。如果咒术成功了,施法者可能能给予僵尸一些他可以执行的简单命令。如果施法者死了,僵尸会变成不活动的状态并且慢慢腐烂。除了施法者的意志(POW)限制,可以创造的僵尸的数量是没有限制的。
部分的祈祷共同提到了外神——每个施法者都知道这样的事物存在,尽管没有被使用的名字。这些僵尸是那些野兽和怪物章节(P211)中的,随时可以使用。
夏乌戈纳尔·法格恩之诅咒(Curse of Chaugnar Faugn)
最终造成目标被夏乌戈纳尔·法格恩吞没。施展这个咒术需要从目标身上来的一小块碎片或者血肉,作为一个专注目标并且吟唱12小时每周。施法者必须是一个对旧日支配者宣过誓的崇拜者。咒术系消耗施法者1点魔法值每1小时游戏时间来吟唱。每12小时的吟唱消耗1D3点理智值。目标被咒术影响并无视距离,并且自动成功。
这之后一晚接一晚,受害者的梦充满了由乌戈纳尔·法格恩传来的恐怖影像。很快他/她会遭受神志恍惚的状况,那时身体上的冲击被视为接近了神,以及被接受作为一个活祭。这个精神志恍惚的状况变得更长也更频繁,直到受害者成功。这个期间可能是等同于受害者的意志(POW)的天数,但是意志强大的人可能可以摆脱效果直至POW*2或者POW*3天,由KP选择。最终受害者会被吞没。然后被施法者所持有的肉片会瞬间腐烂,以示咒术不在需要继续了。
暗黑之诅咒(Curse of Darkness)
强迫一个从其他星球或者位面来的生物回到它来的地方。这技能消耗1D6理智值,并且不定量的意志(POW)。一队人围绕着施法者。所有人必须知道咒术,并且吟唱咒术至少23分钟。每个参与者必须牺牲1点意志(POW),除了施法者可以不贡献或者想贡献多少就多少。每点意志(POW)牺牲,成功几率就上升10个百分比。被施法的存在没有机会抵抗或者逃避咒术,一旦咒术开始了。为了使咒术有效,必须知道驱逐的生物的名字,或者它必须能被围绕着施法中的一人或者施法者看到。驱逐的外星人必须在附近,在几米之内。
人面鼠之诅咒(Curse of the Rat Thing)
这是一个特别恐怖的咒术,当施法在一具死亡不超过24小时的尸体上时,目标的精神本质会住进新的创造出来的人面鼠的躯体里。这个技能消耗1D10理智值以及20点魔法值,加上1点意志(POW),并且施展这个咒术是可怕的,不虔诚的——不是应该对朋友做的事。
碎裂的尸体形成人面鼠的躯体。人面鼠的脸与恶毒表情的受害者原本的脸十分相似。如果KP乐意,再生为人面鼠可能消耗一个人所有的理智,并且可能强迫发育完全的成员进入邪恶物种。
腐烂外皮之诅咒(Curse of the Putrid Husk)
皮肤兄弟会专用。一个错觉精神攻击。施法消耗为5点魔法值和10点理智值;受害者的理智损失为1D10点。
受害者意识到他/她的皮肤很明显地在腐烂和腐坏。外表面看上去迅速的恶化,因此巨大的裂痕和裂缝发生,内部的器官开始要掉出来。因此受害者昏迷以及醒来在几分钟里是很正常的。咒术产生效果或者被抵御通过施法者与受害者的智力(INT)对抗来决定;从目标扣除4点智力(INT)在晚上他/她睡觉的时候。这整一个效果循环持续大概20分钟,包括昏迷。
这个诅咒咒术花费1小时来准备和施法。目标必须是施法者知道的,并且施法者必须作为专注点的目标的个人物品。咒术的整个体验是很可怕的,但是每个成功进行心理分析的一段时间(精神病医师进行一个D100鉴定,结果等于或者小于自身的精神分析技能)可以帮助受害者忍受这种无法解释的梦和幻觉,并且恢复一半因为这个诅咒而造成的理智损失。精神病学的药物对抵消这个攻击几乎没有效果。
石之诅咒(Curse of the Stone)
在目标的思想中产生恐怖的幻觉。这咒术需要两轮来施展,并且消耗1D10理智值与9点魔法值。施法者必须在与目标的魔法值对抗表对抗中胜利,不然则咒术失败。一个附过魔的石板也是需要的;为了这个咒术的目的而附魔的石板可以通过凿一个印记进一个小的石板,并且牺牲4点魔法值来得到。
施法者或者施法目标的其中之一必须拿着这石板。目标必须是可以看到的。当咒术被施展,目标立刻被可怕的幻觉淹没,失去1D4点理智值,并且每轮持续被这些错觉误解以及变得失明,直到他/她的玩家可以鉴定出等于或小于角色意志的D100鉴定。恢复后,目标继续被噩梦折磨,消耗1点理智值每晚。为了解除诅咒,受害者需要足智多谋地想出办法:杀了施法者是邪恶的行为,并且可能没有效果。
隔除光亮(Dampen Light)
从附魔的管乐器或者长笛传来的音乐创造出一块黑暗的区域。施法者必须能演奏管乐器或者长笛,并且乐器本身必须是已经附魔的。施法需要管乐器或长笛的音乐,牺牲1点或更多的魔法值,以及1D3的理智值。每个魔法值拓宽黑暗区域一码半径,以演奏音乐的人为中心并跟着他移动而移动。音乐必须被持续演奏为了咒术持续。效果发生在从音乐开始的三轮之后。所有的施法者周围的光会被吸走,使包括施法者在内的周围所有人都看不见。
死亡咒(Death Spell)
  这道咒文可使受术对象陷入不知从何而来的烈火之中。施法者须支付24点魔力值和3d10点理智值,对方必须处于施法者周围10码之内。施法者每轮都要保持精神集中,用自己的魔力值和对方的魔力值进行对抗,并且获胜。当施法者的精神集中于咒文1d3轮后,对方的身体会燃起大火,损失1d3点耐久。下一轮,对方的衣服会被引燃,损失1d4点耐久。从第3轮开始,对方会被熊熊烈火包围,每轮损失1d10点耐久。火焰是从受害者体内喷出的,用任何办法都不能扑灭。
折射伤害 Deflect harm
  该咒文能使施法者避免一定程度的物理伤害。施放咒文需要支付1点法力值和1点理智值。施放时,施法者须呼唤外神的名讳,并伸出一只手指向攻击者,然后再向下方挥落。此时,施法者可以通过支付与投出伤害等量的法力值以抵消伤害。失手的攻击不会消耗法力值,当施法者手挥落以后,咒文即结束。
在法力值消耗完之前,施法者可以多次施放本咒文,并且可以自由选择咒文效果会抵消哪一次对他/她发动的攻击(前提是他/她知道这些攻击,也就是说不能挡偷袭)当施法者法力值耗尽时咒文也将自动失效。对施法者的近、远程攻击和可能失手的攻击也照常计算。
魔法察知(Detect Enchantment)
  这道咒文可使施法者感知到“邪眼”等有害咒文,以及施加在人类、动物、农作物身上的有害咒文那恶意满满的光辉。施法者须支付6点魔力值,不须支付理智值。
--
逆转移(Detransference)
  皮肤兄弟会用。这道咒文是“转移身体部件”的逆转形式,施法者须支付10点魔力值和2点意志值,施法时间为5轮,双方应用魔力值进行对抗。如果施法者胜利,被移植过去的脏器或身体部件就会立刻出现在他手中,还会血淋淋地颤动。失去重要器官的受术对象会马上死亡。本咒文自身不会损失理智值,但当颤动的器官出现在施法者手中的时候,如果施法者没有医学或屠夫的经验,就会损失1d10点理智值。
支配术(Dominate)
  该咒文可以使施法者的意志凌驾于受术者之上。施放支配术需要支付1点法力值和1点理智值,然后施法者需要按照对抗表与受术者进行一次意志值对抗:施法者胜出的话,受术者就会被迫服从施法者的命令直到下一个战斗轮结束。
本咒文每次只能作用于一个目标,并且有最远10码的距离限制。施法者的命令必须是受术者所能理解的,并且如果施法者的命令与受术者的基本性质相抵触,则法术自然失败(和DND应该差不多,你可以控制怪砍怪,但你不能控制怪跳楼)。支配术可以对一个反复施放,只要施法者可以办到,他/她足以控制一个目标不中断长达数分钟之久。每次施放该咒文消耗和限制均相同。法术几乎是瞬发的:每轮都可以施放一次。
--
阿撒托斯之恐怖诅咒(Dread Curse of Azathoth)
该咒文能吸取受术者的意志值,需要支付4点法力值和1d6点理智值来施放。通过反复诵念阿撒托斯的真名,一个施法者将获得知晓克苏鲁神话者的尊崇和畏惧,而这个真名同时也暗示着其中所含有的终结之音。仅仅通过诵念此终结之音,其力量就足以打击施法者的敌手,按照对抗表进行一个法力值对抗,如果施法者胜出,受术者就会丧失1d3点意志值。
--
梦之影像(Dream Vision)
  此咒文可使施法者或由施法者指定的人见到预言未来的梦境。施法者须支付3点魔力值,在梦境中看到的东西可能使其人丧失理智值。
--
苏雷曼之尘(Dust of Suleiman)
  这种灰绿色的粉尘可以对来自其它位面的生物造成伤害。它的原料必须包括取自至少拥有两千年历史的埃及木乃伊的粉末,每具木乃伊可以提供3份粉末。除此之外,原料还须包括乳香、硫磺、硝石;在撒出粉尘的时候,必须同时吟唱诅咒的话语。无论是制作粉尘还是使用粉尘,都不会损失理智值。
  只要把粉尘洒在异界存在身上,就可造成1d20点伤害。洒下1份粉尘的时间为1轮。这种粉尘只对“召唤”咒文范围内的生物或神格有效,亦即:对夜魇、拜亚基、阿撒托斯等有效,对修格斯、克苏鲁、潜砂怪等无效。
--
伊波恩雾轮术(Eibon's Wheel of Mist)
  该咒文能召唤出一个旋转的筒状物,用来使一或多个人在神秘的神话生物面前隐藏起来。筒状物的高度每1码就需要支付1点法力值,但施放本咒文只需要1点理智值。
   施放本咒文需要的器材是一个刻有三足万字符形(就是佛祖的那个吉纹,不过是三根脚,同时向内略折)奇异刻印的青铜质圆盘。施法者将此圆盘置于地面,然后站立上去,吟唱咒文并同时支付法力值与理智值。此时地面上将形成一个包围着施法者,直径5码的蓝色轮状雾旋。所有进入轮盘的生物都会被完好的隐蔽起来。雾轮需要1d3分钟完全成形,并且会再消解前持续1d20+10分钟。
   雾轮可以很好的将人类隐蔽在奈亚拉托提普的爪牙,或以他的名义所召唤出的生物面前,生物将无法看到雾轮和其中隐蔽的人类,也无法穿过雾轮,如果雾轮正好挡路了,则生物只能困惑地掉头。当然雾轮对奈亚拉托提普本尊无效。
   雾轮中可以挤进很多人,不过如果头或者手之类被挤出幻像的范围之外则会破坏隐蔽的效果。一般来说创造出足够隐藏一队调查员的雾轮大约需要7点法力值,除非调查员打算保持蹲着,弯着等等。
   不是奈亚拉托提普手下的生物,或者在雾轮创造出来之前被召唤的生物无视雾轮的效果。雾轮也可以被移动,不过被注意到移动会破坏其隐蔽效果。雾轮可以被任何物体穿透,比如剑锋和子弹,同时从外部将物体穿过雾轮也会立刻揭露其隐蔽效果。如果一个生物发现了雾轮的幻像效果,雾轮的保护也会立刻失效。
--
旧印(Elder Sign)
“那枚徽记…那东西,大约是一个粗糙的五角星,在它的中心的图案一只形状夸张的巨大独眼;但与其说那是一只眼睛,不如说更像是一个中间描绘了类似于几条火焰、或者一束火柱的线条的破碎菱型。”
                  ————奥古斯特•德雷斯&HP•洛夫克拉夫特, 《居于户口之物》
这个咒文可以用来激活一个精制的旧印。要制作一个有效力的旧印需要支付2点意志值,但是不需要支付理智值。旧印可以制成铅印、石雕,或者用钢铁铸造,诸如此类。如果将之印在门上或者其他开口处,就能使旧日支配者与外神的仆役,甚至是祂们本身无法通过此通道。但是如果此印记未被咒文附魔,则完全没有任何作用。
撇开在作品和其他描述中的说法不提。如果邪神的仆役和怪物能够避开旧印,那么它对个人的防护来说基本上毫无价值——比如挂在脖子上,旧印可能可以保护佩戴者的一部分体表,但是身体的其他部分就不行了。
--
边栏:附魔系咒文(Enchantment Spells)
边栏:附魔
很多附魔咒文仍存在于世上。此类咒文的作用原理主要是将魔法力量灌注入各种各样的装置和其他人造物品中。通常情况下,施放这些法术都需要进行血祭,施法者还须损失1d4点理智值,以及工作至少一个游戏日的时间。
以下4种永久性的附魔物品迄今为止仍然没有已知的制作咒文:冷原之玻璃、阿尔哈兹德之灯、冥王星之药,以及光辉的偏三方八面体。这些特别物品归属于它们在法术书中的词条,而不在以下的附魔物品中。
创造附魔装置或物品应当具有守密人和玩家个人的特色,例如其可能包含的一些不可预计的优/缺点。制作出来的魔法物品可能会使调查员有能力更深入的探究克苏鲁神话;亦或是将他们置于暴露给神话生物的危险之中;又或者是为他们打开一道去向异界的通道。因为这些咒文或物品一旦出现,就并不容易直接从你的冒险中移去,因此守密人须谨慎对待它们,同时还须注意让它们的作用和代价可以清晰自然的被玩家所了解。
附魔祭坛(Enchant Altar)
  载于《怪物及其眷族》。
附魔恐怖之钟(Enchant Bells of Horror)
附魔刀刃(Enchant Blade)
  载于《怪物及其眷族》(可能等同于“祝福刀刃”)。
附魔书籍 Enchant Book
  这本誊写有“召唤/控制星之精”咒文的法术书能为施放召唤星之精咒文提供助力。誊写咒文所用的墨水须含有星之精的体液成分。施法者须为此咒文支付一定量的意志值,以及1d4点理智值和3天用以冥思的时间。每1点制作时施法者所支付的意志值,都将为用此书施放“召唤/控制星之精”咒文增加10%的成功率。
附魔坩埚 Enchant Brazier
此物品是施放咒文“创造摩特拉玻璃”的必要器材。施放本咒文须支付1点意志值和1d4点理智值,并且只有在秋分与冬至之间的某个满月之夜方可施放,施法者必须献祭一只小动物,而后吟唱特定的咒语,做出特定的手势。为附魔准备的坩埚要浸泡在祭品的血液之中,并撒上一些金粉、铂粉或凝固的水银微粒。然后在半成品中燃烧一块至少有500年历史的木材,并保持坩埚笼罩在其烟雾中。在燃烧完全以后,坩埚即附魔完成。
附魔手杖 Enchant Cane
  本咒文能制作一支具有吸取攻击目标的意志值,并将之储存并转化为使用者可用法力值的手杖。制作手杖并为其附魔需时一周,以及一名人祭,6点意志值和1d6点理智值丧失。每使用此手杖的能力一次还会丧失1d3点理智值。任何坚实的物体都可以用此法附魔,不过手杖的样式是通常的选择。
  如果任何制造者以外的人接触了附过魔的手杖超过30秒,那么他/她会因此而被吸取1点意志值,这点意志值会转化为1点法力值储存在手杖中。被吸取意志值的人会立刻感受到一阵莫名而怪异的不适感。这支附魔手杖通常会用来将一名被挟制住的受害者的意志值吸取殆尽,并最终吞噬其灵魂。如果一支存有法力值的手杖中的法力值被用来施放咒文,那么这些法力值就会被永久性消耗掉,直到有新的意志值被吸取来补充它。
附魔蜡烛 Enchant Candle
  巫毒术。 施放此咒文需要进行时长一天的仪式,其间会产生各种永久性的法术效果,并且施法者须支付4点法力值,不需要损失理智值。但是祈愿者需要在叙述其所要求的词句时付出1点意志值和1d4点理智值。同时还可以选择说或者不说出这些词句将以何种方式发生。
  祈愿者的一些指甲或头皮,以及一小滴血液须混入制作蜡烛的蜡中,并且在蜡烛完成后,祈愿者要将他/她希望发生的事件写在蜡烛的表面。在蜡烛燃烧时,祈愿者还要同时进行与他/她的祈愿相关的活动,如执行希望提升的技能,在脑中描绘他/她希望白头偕老的人的模样,诸如此类。
附魔人偶 Enchant Doll
  巫毒术。施放这个使受术者遭受疼痛和伤害困扰的咒文需时两天,并会消耗施法者和祈愿者各1点意志值和1d4点理智值。祈愿者只需要在咒文施放的最后一个小时出席仪式即可。人偶须事先浸泡在包括有人血成分的合剂中。并且粘上以受术者X毛(…掉san,巫毒魔法果然猎奇)盘成的结。当已附魔的人偶受到穿刺时,受术者会感受到同样的剧痛,或者是造成诸如眩晕,恶心,虚弱之类的不良状态。受到此类攻击视,受术者须投一个d100骰并以体质值与骰数对抗,如果失败,则所有基于体能的技能都会承受减半惩罚。
附魔传送匣 Enchant Gate Boxes
  该咒文能用来创造一对在打开可以后形成一道传送门两端的魔法匣子。穿越以此咒文创造的魔法匣将损耗等同于穿越正常的传送门所需的理智值和法力值,传送过程也基本相同。
  首先,施法者须准备一对可以容纳所要求体型值大小的、样式相同的木匣。每个匣子只能有一个开口。接下来须进行一系列仪式,包括将手按在箱体上,并在5个小时内于头脑中勾勒出一些多维线条和角度,如此执行。此时施法者会贡献出1点意志值,此后。匣子每天都会自动从制造者吸取等同与他/她意志值一半数量的法力值,直到吸取的法力值等于它们的体型值x100。(如果制造者的意志值为奇数,则每天吸取的法力值无条件进位1点)另外,制造者还须在每个被吸取法力值的星期支付1点理智值。当吸取足够的法力值后,匣子即具备传送功能。
附魔古利-古利 Enchant Gris-Gris
  巫毒术。 施放此咒文需要进行长时间的仪式,并会产生多种永久性的附魔效果。施法者须支付3点法力值,不需要损失理智值,但是魔法袋的新佩戴者需要付出1点意志值和1d4点理智值,以及一定量的法力值。仪式须牺牲一只小动物。附魔好的编织小袋将发出能够增进佩戴者一部分生活能力的魔法灵光——通常是5%的特定技能,比如,可以是每点佩戴者投入的法力值增加某项技能5%
注:Gris-gris是一种非洲传统的小袋型护身符,用来祈运或辟邪,在巫毒教盛行的地区似乎还有各种神奇功效的传说。
附魔血肉 Enchant Flesh
皮之教团。迄今为止只有一人了解此咒文。施法者可以以此法硝制和附魔相当于1点体型值取自人类的皮肤和肌肉。咒文需要事先以一天时间准备,然后再花费5分钟并支付施法者1点意志值和3d4点理智值以施放咒文。这块皮肉需要以一把附魔的匕首从受害者身上血淋淋的切下,并且在此之后立刻施加咒文。
  1点体型值的血肉被附魔后会免疫火焰、电击、紧勒、钝击和穿刺武器以及诸如此类的伤害。(枪械攻击除外,但只造成最小伤害)附魔武器能对其造成正常伤害,此外,这块血肉会延长施法者的年龄,施法者将为制造此物而增加一岁寿纪。如果每年施法者都制造这么一块肉,他/她的寿命可以无限的延续下去。
  如果这块血肉被用来施放了“血肉移接”咒文,那么它就可以永久性的保存下去。否则就只能保鲜相当于(制造者意志值x2)周。在此之后就会失去其魔法价值并像正常的肉一样烂掉。
  如果被移接了相当有其体型值数量的附魔皮肉,则被移接者可以获得全身的完美防护,并且移接所造成的肿胀和伤痕会相当可观。具体见“血肉移接”咒文。
附魔咀-Enchant Ju-Ju
  巫毒术。该咒文可以创造用对抗黑魔法的附魔结界。施放咒文的仪式和准备工作需时一天,在此期间须献祭1点意志值,1d4点理智值和一只乌毛鸡以取悦灵魂。制作完成后,一只咀-咀可以使邪恶的巫毒界存在,以及邪恶的巫师退避三舍,结界可以是任何祈愿者希望的形式。一般情况下咀-咀会被做成随身佩戴的护身符,或者设置在门窗口以保护房屋不受侵害。
注:Ju-ju是一种对西非的传统护身符,具有魔力但不一定和巫毒教有关,欧美人一般相信它们多半是具有巫毒术性质的玩意。
附魔匕首 Enchant Knife
  以此咒文附魔的匕首可以用来改善其他咒文的施放成功率。施放此咒文需要施法者支付1点意志值和1d4点理智值。用来附魔的匕首须以纯净金属,如金或铁锻造,并在刀刃的平滑部位刻出相应的图纹;在此之后,这把匕首要用以屠宰一只体型值至少为4的生物,当祭牲的血顺着雕刻出的图纹流遍刀身,附魔即告完成。
  这种附魔匕首亦可用以施放召唤空鬼咒文。每1点制作时施法者所支付的意志值,都将为用此匕首施放“召唤/控制空鬼”咒文增加10%的成功率。另外,如果在施放“附魔坩埚”咒文中以此匕首执行献祭生物的部分,制造出的附魔坩埚在用来施放“制作摩特拉玻璃”时增加10%的成功率。
附魔长枪 Enchant Lance
  这种附魔的武器能对任何生物造成1d10点伤害,并且可以对即使是原本免疫穿刺武器的生物造成穿刺伤害。附魔咒文需要支付1点意志值,1d4点理智值和一个星期的制作时间,以及足以熔炼钢铁的的铸造炉火。长枪需要使用纯金属制造,并至少用血液淬火一次。挥舞长枪需要使用者拥有良好的力量值和敏捷值。锻造长枪还需要进行适当的手艺鉴定。
附魔笛子 Enchant Pipes
  以此咒文附魔的吹奏乐器可以用来改善其他咒文的施放成功率。此咒文可以附魔一副排萧或一支长笛,但该乐器必须至少有90%的部分由金属构成。为此乐器附魔须进行时长1小时的专注和诵咒仪式,在此期间,施法者损失1d6点理智值以及一定量的意志值。每支付1点意志值,施法者还需要浸泡在温热的鲜血中2小时。另外每点支付的意志值还要祭杀一只新鲜的动物,比如一只兔子或猫以及类似大小的动物。以此法完成的乐器可以为施放“召唤/控制外神之仆役咒文”增加10%的成功率,另外乐器也可以用在其他需要吹奏乐器才能施放的咒文中。。
注:此处似乎有误,按召唤/控制外神之仆役咒文的描述,召唤外神之仆役也是在附魔时付出1点意志就增加10%成功率。
附魔长矛 Enchant Spear
  此咒文能制造出一支在有效射程能百发百中的长矛。这支武器由木柄和鸟类骨骼制成的矛尖组成。在制作过程中制造者还会损失4点意志值和1d4点理智值。此矛身须装饰以30种从不同鸟类活拔下的羽毛。如果有羽毛损失则必须以新的羽毛替换。为给矛附魔,施法者需要在连续两年秋分时执行仪式,在第2次仪式结束时,矛要用以刺杀一个活物。在附魔之后,投掷这支矛将百发百中,但在其他方面与普通武器无异。用来攻击时矛可以造成1d10伤害,具备穿刺伤害能力,并在对抗神话生物时被视为魔法武器(除非该生物免疫穿刺伤害)。
附魔祭刀 Enchant Sacrificial Dagger
  此咒文必须施放在一把火焰状刀身的匕首上。在施放之后匕首必须用以杀死一个拥有至少20点意志值的活物。同时,附魔者本人还须支付6点意志值。此次之后,每次在奈亚拉托提普面前以此匕首成功的进行献祭活动,祭品的意志值都会流入匕首之中,然后匕首中的意志值可以存储到其他地方——比如制造者本人,也可以是其他无生命的物体中。
附魔石板 Enchant Stone Table
  以此咒文附魔的黑色石板原料须取自沉没的拉莱耶之城。并在数周内仔细的进行铭刻,并注入施法者奉献的2点意志值。深潜者和人类各一名须以不流血的方式(一般是勒杀或窒杀)献祭给石板。施法者还会损失1d8点理智值,除此之外每日还要为石板奉献1点法力值。当此过程结束后,石板即附魔完毕。
  任何持有这样一块石板的人都会在梦魇中幻视到存在于变幻着色调和形状的空间中怪异的远景和朦胧不清的软泥状巨物,并听到遥远处传来的滑行和吸水之声。如果石板的所有者摧毁了它,梦魇只会愈演愈烈,如同此人受到了咒文“石之诅咒”的影响。(除非他/她还没有立刻受到幻觉的影响)石板也可以用来施放“石之诅咒”咒文。
  将附魔的石板投入海中会立刻召来(但不会控制)1d8只深潜者。它们将会把石板交还给所有者(并多半会把他/她弄疯),石板被送还的时间取决于投下石板的位置与最近的深潜者城市之间的距离,在石板被送还的过程中所有者的梦魇会暂停。如果所有者深居内陆,则石板会被当地的邪教徒交还。
译者:这东西有什么用…或许作一个模组的引子不错,比如经典的“继承遗产”...
附魔万嘎 Enchant Wanga
巫毒术。施放此咒文需要连续8天,每天使用3个小时进行仪式。咒文制作出的物品会伤害佩戴者或使其厄运缠身。制作此物品使制作者损失1点意志值和1d3点理智值,另外还有祈愿者支付的1点意志值和1d4点理智值。万嘎是一种被邪灵“驾驭”的物件,凡被人触摸就会对他/她造成疾病和厄运。通常某人的私人物品容易被邪灵寄居并转化成万嘎——比如他/她持有的念珠或十字架。(所有的技能和幸运鉴定受到-20罚值),直到万嘎被找出并破坏掉为止。
注:Wanga也是一种源于西非,传到海地的巫毒教玩意,和咒语有关,但具体是什么译者也没有查到,但肯定不是好东西…还望有识之士指教。
附魔哨子 Enchant Whistler
  以此咒文制作出的哨子能增加使用者施放“召唤/控制拜亚基咒文”的成功率。附魔的哨子须由陨铁和银的合金铸制。在为期一天的附魔仪式中,制造者需要支付意志值并献祭一只公鸡,另外仪式会使施法者损失1d4点理智值。每1点制作时施法者所支付的意志值,都将为用此哨子施放“召唤/控制拜亚基”咒文增加10%的成功率。
--
迷惑牺牲者(Enthrall Victim)
使目标入迷。这个咒术消耗施法者1D6点理智值与2点魔法值。在咒术生效前,施法者必须能够平静地与目标说话。在一轮或更长时间的对话后,施法者用自己的魔法值与目标的魔法值进行对抗。如果对抗成功,受害者迷恋地,麻木地,沉默地站着,直到被物理攻击或者一些类似的冲击事件从入迷中解除。如果施法者在对抗中失败,他/她可以在下一轮再次尝试。
邪眼(Evil Eye)
该咒文能使受术者被厄运缠身。施放本咒文需要支付10点法力值和1d4点理智值。受术者必须在施法者目力所及的范围之内,虽然受术者通常看不到凶眼的存在,但是但是在咒文施放时会感到一阵古怪的寒意流遍全身。
  受术者的幸运投骰和敏捷值投骰都会受到减半的惩罚,当他/她使用枪械时,投出75%或更高时枪械一定会卡壳。所有的召唤/束缚法术成功率减半。咒文效果一直持续到下次日出为止,或者施法者愿意解除法术,或者施法者被发现并受到重伤…或到受术者死亡为止。
--
流放艾霍特(Exile Eihort)
  这道咒文可使旧日支配者艾霍特在它栖身的英国地下迷宫中停留一年零一天。若要学习此咒文,必须掷d100,当结果小于[智力值×时才能成功,且需花费[25-智力值天的时间。咏唱咒文的时间为3轮,每个参加者都要支付1d4点理智值。施法者和知晓这项咒文的参与者可以随意投入魔力值,不知晓咒文的参与者只要触摸到施法者的身体,也能贡献1点魔力值,且同样需要支付1d4点理智值。参与者投入的魔力值总数会和艾霍特的意志值(30)进行对抗,也就是说,至少需要21点魔力值才能保证最低限度(5%)的成功率。
--
延命术(Extend)
  此咒文可以让施法者获得永远的生命。施法者必须支付3点意志值、3d6点理智值及100点魔力值,在施放的时候,施法者还需点起巨大的篝火,并召唤某种无名的远古生物。见到该生物会丧失1d6/1d20点理智值。如仪式继续进行,施法者就会与该生物签订契约。契约的内容,是把施法者今后将会衰老的寿命全都转移到该生物身上;此后,若施法者因故死亡,该生物就会来到地球、取代施法者的位置,而施法者的遗体也会通过魔法转移到该生物所在的异次元空间。
--
光与暗之眼(Eye of Light and Darkness)
削弱许多神话代理人和仆从。这个威力巨大的咒术需要非常大的意志(POW)牺牲,但是每次施法所需要消耗的量是会变化的。
一个巨大的眼睛印记在一个诸如花岗岩的坚硬自然物质上生效,然后放到一个被锁住的高处。眼睛必须在下午整个月亮升起之前被创造。在月亮升起时,无辜的人的血(没有克苏鲁神话技能的人)必须被用来填满眼睛的瞳孔每小时一次,直到月亮落下。因此,只需要几盎司的献血。
一定数量的参加者必须一起吟唱当第一次血给予,响亮地重复sa-ma, sa-ma, te-yo, sa-ma直到月亮落下。当月亮下一次升起,眼睛的瞳孔就被激活了,并且开始发光。一旦激活,符号消失进它被雕刻的物质里,并且再也不能被物理或者通常魔法代理人或咒术移除。当靠近,只有那些创造了这个东西的人可以看见不明显的灵气从眼睛中散发出来。
这个守卫需要100意志(POW)从吟唱咒术的人那里,并不要求他们一定了解相应知识。每一小时的吟唱,眼睛随机吸取1D4意志(POW)从每个吟唱者身上,直到确切的100意志(POW)或者稍微多于这个数量被吸收。一个角色失去所有的意志就会死亡。如果100意志(POW)或者更多并没有在月落前积累起来,则这个守卫的激活失败,所有吸取的意志(POW)丢失,并且整个过程必须从刻画重新开始,如果要创造守卫。
光与暗之眼十分强大。它能削弱那些进入这个保护区域的代理人,怪物,以及外神和旧日支配者的仆从,以一个1点魔法值每小时的速率伤害它们。如果一个仆从仍旧呆在眼睛效果范围内直到魔法值变成0,它就碎裂瓦解了。接触,呼唤以及召唤/束缚咒术在眼睛的影响区域内不能被释放。
眼睛的影响范围拓宽到10米半径,但是它不能穿透超过20英尺的石头或者金属。例如,如果放在一个山腰上,眼睛只能保护山的一面。
摧毁眼睛需要对眼睛独一无二的咒术,可能要花费好几年来推断。
僵尸之眼(Eyes of the Zombie)
允许施法者直接控制一个特殊准备好的僵尸,并且此后接收从僵尸视野看到的事情,直到技能失效。每次施法消耗3点魔法值以及15点理智值,并且这法术持续1D3个月。
僵尸之眼可以被移除或者放置进一个特殊化学容器。施法者的眼睛也同样被移除作为仪式的一部分,并且为了安全而储藏起来。然后僵尸的眼睛被植入施法者空的眼窝里,并且低语一段时间。然后施法者可以移动,接收,并且做出反应就像真的在僵尸身体里一样。
重新放回眼球需要一个类似的咒术施法。
寻找传送门(Find Gate)
使任何来到这里,通往对面世界或位面的传送门显现给施法者,如果这在施法者的视野范围之内的话。咒术消耗1点魔法点以及1D3理智值。这咒术只能定位:它不能使任何人能够开门,关门,创造门或者穿过任何传送门。
--
火之舞蹈(Fire Dance)
--
犹格·索托斯之拳(Fist of Yog-Sothoth)
  这道咒文可向对方施以肉眼无法看到的一击,攻击的强度不定。咒文消耗的魔力值同样不定,但会固定耗费1d6点理智值。施法者必须目睹对方,咒文会即时见效,但只能影响一个目标。施法者每支付1点魔力值,攻击力的力量值就增强1d6点。同样,施法者每远离目标30英尺,力量值就降低1d6点。
  当目标受到攻击时,必须用投出的力量值与目标的[力量值+体质值进行对抗,如果攻击的力量值获胜,目标就会昏倒在地。不管目标是否昏倒,它都会被轰得向施法者的反方向飞去,距离等于[投出的力量值-目标的体形值英尺。本咒文的力量值也可与门、墙壁等无生命物体的力量值对抗,其结果有时显而易见,有时则必须让守秘人判断。守秘人应根据掷骰的结果决定咒文的效果。
--
肉体防护术(Flesh Ward)
  这道咒文可提供对物理攻击的保护。施法者须支付1d4点理智值和任意点数的魔力值,每支付1点魔力值,施法者或其选定的对象就可得到对非魔法攻击的1d6点保护。当受到攻击时,咒文提供的保护会被消耗,例如,一个拥有12点防护的人若受到8点伤害,则防护剩下4点,而他完全无伤。本咒文的施法时间是5轮,效果会持续24小时。当然,如果防护在时限之前被消耗完毕,效果就会结束。咒文一旦施放,就不能追加魔力值来补强防护,在上个咒文被消耗完毕之前也不能施放新的咒文。
--
生命之粮(Food of Life)
  这是一种用残酷且猎奇的方式延长邪教徒寿命的咒文。施法者须支付10点魔力值和1d8+1点理智值,还要举办长达数日的肮脏飨宴,作为咒文的引导仪式。在宴会上,施法者每食用相当于1点体型值的人肉,寿命就能延长一个月。
--
解放哈斯塔(Free Hastur)
需要与九块独立巨石协力为了召唤哈斯塔的咒文,这吟唱允许哈斯塔进入并且自由地停留在巨石限制的范围内。只有吟唱的领导者需要知道吟唱。其他的参与吟唱的每个人失去1点意志(POW)。每10个这样的点被牺牲,与1点意志等价的哈斯塔或者他的创造物得到进入地球的许可。因此,需要350个吟唱者来带来哈斯塔,而且210吟唱者可以带来平均程度的克苏鲁的星之眷族。
一旦哈斯塔可以自由地停留,他不需要在日升时回归天空并且可以保持活动状态整年。哈斯塔相关的咒术可以早上或晚上在限制的范围内使用。这区域可能有上百万平方米。
--
卡达斯之门(Gate to Kadath)
--
冷原玻璃(Glass From Leng)
一个巨大的圆形窗口与一个最奇妙的有阴影的玻璃,就像某人[Wilbur]说过只有那才是一件伟大的古物,他在他去亚洲的旅行时发现并且获得了。他有一次认为玻璃是“冷原玻璃”,另一次又认为是“可能的海娅蒂斯人的起源”,没有任何一个对我有些微的开导。
——奥古斯特·德雷斯 & 霍华德·菲利普·洛夫克拉夫特,《世界之窗》
一个附魔品。这个魔法玻璃允许持有者看见其他地方的随机景象。前一个拥有者可以用红色粉笔写一个五角星(大概为了保护),吟唱一段简洁的诗文,然后玻璃会显示出克苏鲁神话的生物场景。不幸的是,这个生物同样可以通过玻璃看到使用者这边。
--
鲜肉移植(Graft Flesh)
  皮肤兄弟会用。这道咒文可让施法者把附过魔的肉块移植到自己身上,并拥有这块肉的防御效果。施法者须支付10点魔力值和2d6点理智值,并在冗长的仪式中把长达数小时的吟唱献给奈亚拉托提普和克苏鲁神话中的其它重要神格。此外,在移植前,施法者必须先把自己身上同样部位的肉切除,这会损失1d4点耐久和2d6点理智值。咒文一旦完成,附魔肉块就能立即发挥效果。参见咒文“附魔鲜肉”。
--
克苏鲁之巨力擒缚(Grasp of Cthulhu)
该咒文可以产生用以束缚住一或多个目标的强大压迫力量。同时还会暂时的剥夺受术者的力量值。维持法术需要每分钟支付2d6法力值,还要支付1d6理智值发动法术。重复施放此咒文只需要支付额外的法力值,而不需要损失理智值。咒文的作用距离最多为10码。施放后,咒文会立刻生效,并可以同时影响多个受术者,不过每多一个受术者,施法者就要额外支付2d6点法力值。
  咒文施放后,施法者需要按照对抗表与咒文影响的每个受术者进行一次意志值对抗。如果施法者胜出。则受术者会被一阵极强的压力制住,动弹不得。就像被旧日支配者克苏鲁强有力的触手捆绑住一般。如果咒文打击的是多个目标,则一些目标可能会被命中,而另一些则有机会躲避开攻击。咒文生效后每一分钟的时间,被捆绑的目标就会暂时丧失1d10点力量值,如果受术者的力量值被降为0或更少,则他/她将失去意识。
--
灰色束缚(Gray Binding)
  这道咒文可以创造不受控制的僵尸。施法者须将执行仪式用的液体洒在尸体上,液体所需的材料可由守秘人自由决定,但需指定至少一种难以通过合法途径获取的材料。液体洒毕后,施法者应立即吟唱咒文,支付8点魔力值和1d6点理智值;仪式全程需要5分钟,5分钟一到,尸体就会站起。用这种办法创造的僵尸几乎没有智能可言,也不受创造者控制。变成僵尸并不能使尸体的腐烂停止,它会一直活动到烂得不能动为止。除此以外,这种僵尸和本书“非神话生物”一章中介绍的僵尸完全相同。
--
绿之崩坏(Green Decay)
--
毒蛇之手(Hands of Colubra)
将施法者的手转换成毒蛇的前段。这个咒术消耗12点魔法值以及1D10理智值。这仅仅可以用在施法者身上,并且消耗一整轮来施法。效果持续1D3+3战斗轮。转换成的蛇可以咬最多8英尺远的目标。每条蛇拥有施法者敏捷(DEX*5的机会命中,每次咬造成1D3伤害,并且每次命中注射效力等同于施法者现在所有魔法值的毒液。将毒液的效力与目标的体质(CON)进行对抗。如果毒液攻击成功,受害者损失1D10的生命值每轮,直到生命值损失等同于毒液的效力。那时毒液无效并且不造成后续伤害,但是一个第二次的咬开始一个第二次的,新的攻击。如果目击了毒蛇之手的使用,理智损失为0/1D6
--
治疗术(Heal)
  此咒文可使所受的伤害得到最大限度的恢复。在自然恢复时,每周可以恢复3点耐久,如果受伤时成功使用了急救技能,则第一周可以恢复6点耐久。成功使用了医学技能,第一周可以恢复9点耐久。施法者须支付3点魔力值,不需支付理智值。施法时间为25轮,在此期间,施法者必须一直触碰受术者的身体。此外,若想让此咒文每周都发挥作用,就必须每周都施放一遍。
--
治愈术(Healing)
  此咒文可在施放2d6轮后,恢复2d6点因伤、病、毒而下降的耐久。恢复的耐久不能超过耐久值的上限,咒文也不能使死者复活。施法者须支付12点魔力值和1点理智值。
--
心之勇气(Heart's Courage)
一个可以对抗那些知道任何种类咒术的存在的保护咒术。这咒术消耗1点意志(POW)与4点理智值来施法。对于那些不知道咒术的人没有影响。施法者必须是夏乌戈纳尔·法格恩的崇拜者,尽管这个神可能拥有除这个名字以外的名字。施法者将特定的神秘符号刻进想要保护的区域的墙壁或者地板,然后向夏乌戈纳尔·法格恩进行祈祷,并且牺牲意志(POW)。随着时间的经过,这个守卫需要新的意志(POW)牺牲,但是不会自动失效。
当一个目标靠近符文,他/她必须吟咏神的名字来通过。如果失败,目标玩家可以尝试D100鉴定等于或低于意志(POW*3。如果成功,调查员可以继续行走并且咒文无效。
如果失败,目标发现他/她自己在那里被麻痹并且冻结。身体其他部分的功能正常。目标可以说话也可以看见。如果结果是96-00,目标在变僵硬前摔倒。
如果留在守卫符文或者带过去,麻痹无限持续,并且目标可能会在两三天后死亡。如果将目标带出符文,麻痹则会在等同于目标意志(POW)的游戏轮数后结束。一个被守卫冻结的角色可以尝试再次通过在经过等同于他/她意志(POW)的游戏轮数后。
精神识别(Identify Spirit)
这咒术创造一个魔法的粉末,可以用来暂时暴露任何居住在目标脑中或者身体中的外星存在。制作这个粉末消耗12点魔法值以及2点理智值。任何人可以使用这粉末。当洒向一个人类并且述说一个具有力量的词语,粉末会显示外星存在一个游戏轮。
粉末需要一个至少100年旧的镜子上的玻璃,一把金粉,与两种由KP选择的特殊材料。施法者然后在一个寂静的洞穴里沉思一昼夜或者其他没有光的地方。一旦他/她的思想变得清明,施法者混合素材,加入哺乳动物的血,牺牲12点魔法值以及2点理智值,并且念一段简短的咒语。容器里的内容物爆发出火焰,这咒术就成功了。成功的几率是进行D100鉴定等于或低于施法者意志(POW*5。结果的产物是精致的灰蓝色的粉末,并且和新鲜的木灰一样软。这个粉末可以无限保存。
一撮或者两撮就很足够了。洒、吹散或者扔向一个可能的受害者,任何存在的外星生物的形态都会变得可见,就像一个主人身后的生物大小的阴影;阴影消失在这轮游戏轮结束。理智损失是平时的一半,因为显示的只是一个影子。
伊戈隆纳克,一个旧日种族成员,或者一只夏盖虫族可以被显现出来。狡猾的人使用这个咒术造成的影响不会被这个咒术显现出来,也不能显现有着食尸鬼一半癖好的人类,也不能显现吸血鬼或者形态改变的生物。一个幽灵可以被显现出来。
完美投掷(Impeccable Throw)
吟唱一段简短的诗文可以让施法者投掷物品并且使它们降落到施法者想要的确切地点,在等同于施法者意志(POW)的游戏轮里。这咒术消耗3点魔法值以及1点生命值(为了努力),但是不消耗理智值。这咒术引导一个被扔出去的物体到一个可以击中目标的轨道上去。这咒术可以调整目标,但是必须有足够的力量来扔出物品。
--
灌注恐惧(Implant Fear)
  此咒文可令受术对象立即陷入足以令灵魂冻结的恐怖之中。施法者须支付12点魔力值和1d6点理智值,而受术对象会突然被恐惧攫住,丧失0/1d6点理智值。他手头的一切工作都会停止,精神也无法集中。
--
灌注暗示(Implant Suggestion)
  幻梦境用。这一罕见的强制咒文只对和异种混血的人类有效,就是冷原居民、与深潜者的混血、食尸鬼换走的孩子、“小矮人”(妖精、小妖精)等。施法所需的魔力值和理智值根据场合各有不同,咒文的范围不超过10码,且对方必须能听到并理解施法者的话。施法者吟唱咒文、把暗示传递给对方的时间是2轮,施放完毕后,对方必须用意志值和施法者的意志值进行对抗。如果暗示的内容会使对方遭受死亡或其它重大损害,在施法前还要再对抗一次。
  施法者支付的代价依暗示的内容而定。没有压迫性的普通暗示(把刀扔下、拿钱来、离开这里等)需要5点魔力值和1d3点理智值。有一定危险但和对方自身的意愿不冲突的暗示(去因加诺克、点燃建筑等)需要10点魔力值和2d3点理智值。危险的自杀性暗示(杀死同伴、去绑架库拉尼斯王等)需要15点魔力值和3d3+1点理智值。
--
精神囚禁术(Imprison Mind)
摧毁一个生物从在思想间魔法移动的能力,掌握其他生物,或者让其以任何其他方法留下在它现在的身体里。每个参与者消耗10点魔法值以及1D6点理智。
这咒术可以被个人或者一个团队施展。一旦施法,将施法者的意志(POW)与目标的进行对抗。(目标永远是掌控的思想。)如果对抗成功,目标被永远困在它现在的身体里。如果用于对抗一个旧日支配者,外神,旧神,或者化身,这咒术只能困住这些生物仅仅100-意志(POW)的分钟时间。例如,伊戈隆纳克会被困住72分钟。
--
通往彼方之旅(Journey to the Other Side)
  本咒文可令施法者进入催眠状态,以使他的灵魂去往任何所希望的位面,包括克苏鲁神话中的神格存在所在的地方。施法者须支付15点魔力值并执行长达一整天的仪式,催眠状态会持续1d6+3小时。在旅程中看到的东西可能使施法者丧失大量理智值。
--
相似的敏锐(Keenness of Two Alike)
  这道咒文可以使精神更加明晰,提高集中力和记忆力,提升的程度可由守秘人自由裁量,期限为1d4+4小时。咒文需要两名施法者,这两人必须有血缘关系,每人都要支付4点魔力值和0/1点理智值。即使咒文结束,施法者也会记得在咒文生效期间领会到或理解到的结论,但他可能不会记得自己达到这些结论的过程。
  咒文的施法时间为1小时,结束后可立即重复施放。两名施法者必须执行非常精细的仪式,这一仪式必须带有近亲相奸的性质。只有一名施法者的智力可被魔法提升,相当于智力值增加6点。本仪式及咒文来自恶魔崇拜或黑暗密宗,与克苏鲁神话没有关系。
--
残废/治愈动物(Lame/Heal Animal)
  本咒文可使一只动物(一般是牛、马等家畜)的筋腱或韧带疼痛生病,或者反之,将其治愈。施法者可任意选择咒文效果;无论哪种效果都须支付4点魔力值和1d4点理智值。
--
阿尔哈萨德之灯(Lamp of Alhazred)
阿尔哈萨德之灯有着非同寻常的外观。它燃烧灯油,并发出黄金般的光芒。它是长方形的容器,有从一边弯曲而上的把手,并且在另一边喷出灯芯和火焰的开口。许多奇异的绘画装饰着它,并且排列着文字和图片,以一种我们不认识的语言文字。
——奥古斯特·德雷斯 & 霍华德·菲利普·洛夫克拉夫特,《阿尔哈萨德之灯》
一件附魔物品。当点燃时,这提灯喷出向前的蒸汽,并将吸入蒸汽的人的思想送入迷幻景象之中。这天启是关于奇异并且古怪的神话地点和位面的风景,并且神话生物存在于那里。如果提灯是被《阿吉夫》的作者阿尔哈萨德使用,一些他的知识会被解释。
飘浮术(Levitate)
造成施法者或者选择的目标缓慢地漂浮在空中。飘浮术需要1点魔法值每它所飘浮的东西体型(SIZ),并且1D6理智值。施法者必须能看到飘浮。效果持续数分钟,咒术飘浮目标3-5英尺高离地面或者地板。如果从从高处落下,目标以缓慢的动作落下,并且停在离地面几英尺的地方。每点在施法后花费的魔法值允许使用者水平或垂直移动目标一码。(如果目标是活的生物并且不愿意被飘浮,那么施法者必须先以魔法值与目标的魔法值进行对抗。)
目标以施法者的意愿飘浮,无助并且停止移动除非抓住树枝或者类似的支撑物。在这种情况下,将目标的力量(STR)与施法者的魔法值进行对抗(同时算施法以及那些仍没用花费的)。如果目标胜利,咒术被打破,当然,目标会掉下来。
观测未来(Look to the Future)
使一个自愿的目标进入一个不定年数的未来。在一个队伍的人吟唱一游戏小时后,所有的仪式参与者每人损失1点意志(POW),除了咒术的施法者,他要取而代之损失2D6理智值。
当结束吟唱时,选择的志愿者(他自己不吟唱)被物理地投掷进未来。在仪式中花费的每一点意志(POW)会使时间往未来1年。这个咒术是不精确的:从想要的目标时间扣去1D10年。如果取而代之结果是向过去旅行,目标的存在消失。(因此,一个可取的想法是至少11个意志(POW)的贡献者。)在等同于志愿者意志(POW)的游戏时间过去后,他/她突然回归到现在。对于目击者来说,志愿者消失,然后在一轮或两轮后重新出现。
根据它取的了什么,这咒术可能挑起重要的历史悖论。为了保持与克苏鲁神话的传统,一个主要的悖论应该迅速地,可怕地并且立即地导致刚接触它的人疯狂和死亡。这个威力巨大的咒术被奈亚拉托提普所知晓,并可能会也可能不会教授给它的崇拜者。
--
鲜肉溶解术(Melt Flesh)
  皮肤兄弟会用。这道咒文可以在一轮内使死肉加热到溶点,每溶化3点体型值的肉就要支付1点魔力值。施法时间为5轮,还会丧失1d4点理智值。当把咒文施用于活肉时,支付的代价会改变:每融化3点体型值的肉就要支付1点意志值,施法者及其目标须用魔力值进行对抗。目睹人类的肉被溶解、露出白骨,会丧失1/1d6点理智值。
--
精神控制(Mental Suggestion)
  这道咒文可使受术对象在1轮的时间里完全听从施法者的命令,不管什么指令都会执行。施法者须支付8点魔力值和1d8点理智值,施法时间为3轮。施法者必须能用肉眼看到受术对象,受术对象的种类没有限制。双方必须用魔力值进行对抗,若施法者胜利,就可指使受术对象做任何事情,即使命令对方自杀或杀死朋友也可以。只要满足条件,施法者就可无限次使用本咒文。
--
魅惑术(Mesmerize)
使用者可以命令任何静脉中有着人类血液的生物。施法者损失1D6点理智值,但是不损失魔法值,并且必须拥有至少50%神秘学以及50%克苏鲁神话技能。这咒术消耗一个DEX轮来施法。
通过将施法者和目标的意志(POW)进行对抗。如果成功,目标停止行动并接受施法者说出的命令。目标必须足够接近从而可以看见施法者的眼睛,眼睛在操作法术时会发光。魅惑术持续施法者每点智力(INT5轮。如果目标的智力(INT)高于施法者,每10轮必须进行一次成功的意志(POW)对抗,或者咒术被打破。
这个咒术可以影响单一目标。受害者的物理性行动技能减半。受害者执行施法者所有的命令。即使是自我摧毁。这咒术也可以用于对抗现代的狡猾的人或者与人类混血的深潜者,但是对不是人的生物没有效果,例如夏塔克鸟或者空鬼。
·戈催眠术(Mi-Go Hypnosis)
·戈用。通过将超高以及超低频率的音调引进它的嗡嗡声,米·戈可以使一个或者许多听见的人类进入恍惚状态。一个在米·戈嗡嗡声40英尺以内的调查员必须接受一个成功的意志(POW)对抗,或者失去行动能力。思想和命令然后可以给与特定的人类通过接触人类(Contact Human)咒术。--
心灵爆震 (Mindblast)
  这道咒文可使受术对象失去5点理智值,并陷入至少1小时的“暂时疯狂”。施法者须支付10点魔力值和1d3点理智值,且必须在魔力值对抗中战胜对方。对方受法术影响的时间为[1d10×小时,时间一到,就会恢复原状。因本咒文而起的“暂时疯狂”不适用于“疯狂的洞察力”规则。
--
精神交换(Mind Exchange)
允许施法者和另一个人进行精神交换。施法者损失1D3点理智值,并且第一次使用必须消耗等同于目标意志(POW)的魔法值。这之后,每次再次施法都会减少1点魔法值消耗,直到魔法值消耗变成1,并且恒定为1。理智值的消耗不会减少。
目标必须知道施法者,并且爱着或对施法者有着强烈的好感。如果这份喜爱在施法消耗减为1点魔法值前因为某种理由失去了,这交换则不再可能发生。新的喜爱可以重新带来交换机会。目标会损失理智值当发现自己进入了别人的身体,最少损失1/1D3。并且可能产生临时疯狂。
这咒术施法不限距离。每次施法,施法者必须在与目标的魔法值对抗中获胜,直到施法消耗降到1点魔法值,此时施法者不在需要进行对抗,并且可以使用单单强大的精神尝试从而凭意愿交换。一开始,施法者不能在目标的身体里呆超过几分钟,但是这个时间会不断进步,变得越来越长。一旦交换消耗的魔法值变为1点,施法者可以永远呆在目标的身体里。
精神转移(Mind Transfer)
允许施法者永久地与目标交换精神,根据目标的消耗也许能获得更长的生命。这咒术需要10点魔法值来施法,并且也需要一次成功的魔法值对抗。如果成功,施法者失去1D10理智值,并且受害者损失1D20理智值。
如果交换失败,施法者必须立即再次施法(再次失去10点魔法值)或者他/她的灵魂消散在永劫中。用光魔法值也是同样的结果。一旦转移开始,这咒术就不可能被停止。
塔昆·阿提普之镜(Mirror of Tarkhun Atep)
作为骚扰或者警示,施法者可以将自己的影像放映到被施法者想要的受害者所注视着的镜子表面或者像镜子一样的表面。这咒术消耗5点魔法值与1点理智值。受害者可以在地球的任何地方。
施法者需要一面足够大的镜子,足够能看见他/她的头与脖子。注视镜子里的东西并且维持一个目标的影像在脑海中,他/她说出简短的咒语,牺牲理智和魔法值,然后等待。当目标看向一面模糊的窗户,一面镜子,或者任何其他镜子一样的表面,一个关于施法者的影像就开始形成了。如果施法者在目标看向镜子前就感到疲惫了,那么专注的丢失会打破咒术。
有些时候,施法者的影像可以直接被受害者的眼睛看到。但是在其他时候,在镜面反射中施法者看上去直接站在受害者的身后。如果受害者带着眼镜,从镜片反射出的影像可能会被分解。施法者可以传达目标可以听见的词语或者简短的语段。施法者也可以透过他/她的镜子看见目标以及目标周围环境。
梦魇(Nightmare)
造成目标体验一个可怕的噩梦,惊叫着醒来,并且损失1D3理智值。咒术消耗8点魔法值以及1点理智值来施法。这咒术能影响单一睡觉中的人,施法者必须知道目标的名字。咒术可以在任何距离产生影响。颤抖的受害者在冷汗中醒来,但是记不起梦的内容,除非经过一次成功的精神分析技能鉴定。梦的内容由KP决定,而不是施法者,而且必须与施法者的生活和习惯紧密联系。
奈哈格送葬歌(Nyhargo Dirge)
  本咒文是“死者复活术”的变形版,可以破坏任何拥有实体的不死生物(骷髅、僵尸、吸血鬼、格拉基之仆从等)。施法者须支付12点魔力值和1d6点理智值,并进行诡异而单调的咏唱。一旦不死生物在意志值对抗中落败,就会立即化作尘土。
--
与夸切·乌陶斯立约 / 接触夸切·乌陶斯(Pact of Quachil Uttaus / Contact Deity/Quachil Uttaus)
  这道罕见的咒文只记载在《卡纳玛戈斯遗嘱》中,读出书中的致命“禁句”是把夸切·乌陶斯召唤到我们这个世界的唯一方法。咒文的力量极其危险而强大,可以使施法者避免一切形式的死亡。施法者须支付3点体质值、3点意志值和1d50点魔力值,夸切·乌陶斯还会使施法者的脊椎变形,以作立约之记。只要立下契约,立约者就不会变老,也不会被任何物理或魔法的方式杀死。但是,只要再有人施放这道咒文、立下契约,夸切·乌陶斯就会把前一个立约的人带走,留下的只有一堆尘土。即使没有已经立约的人,夸切·乌陶斯也会把读出“禁句”而没有立约之意的人带走。
--
分开沙砾(Parting Sands)
  这道古埃及的魔法可将非生物的障碍物(墙壁、门、河流等)分成两部分。施法者须支付2点魔力值和0/1d4点理智值,为沙漠里的普通沙子附魔。沙子的体积每超过相当于2点体形值的大小,就要额外支付1点魔力值。理论上,只要投入巨额的魔力值,它连红海也能分开。要施放这道魔法,必须在沙上向自己希望的方向划线,并消耗必需的魔力值;由此分开的通道可供复数人马通行。咒文的持续时间约为10轮。
--
完美(Perfection)
  本咒文可让施法者在神的许可下把意志值转换为其它属性的能力值。施法者可以转换自己的能力值,也可以转换别人的能力值;施法者支付的魔力值由神指定,能力值的转换通常是1点对1点。本咒文自身不会让施法者丧失理智值,但如果在此过程中与外神或旧日支配者接触,就当然会丧失应有的理智值——这个数值也许会相当庞大。
--
(Petrify)
--
疯狂笛音(Pipes of Madness)
驱使听到的人变得疯狂。这咒术必须用一个由咒术制作诅咒之笛(Create Curse Whistle)进行的仪式所制造的附魔猫头鹰骨笛来施法。施法者使用笛子演奏一首特定的奇怪旋律并且消耗5点魔法值每演奏5轮。这咒术消耗1D6点理智值来施法。
对听力所及范围内的所有人进行理智鉴定。所有鉴定失败的人损失5点理智值,并且立即进入临时疯狂;症状从长时间临时疯狂里投骰选择。如果理智鉴定成功,听到的人损失1D3理智值,并且维持常态不会变的疯狂。如果笛声继续演奏并被听到,每五轮重复进行理智鉴定。
--
冥王星之药(Plutonian Drug)
  “这儿有五粒‘辽丹’,中国的哲学家老子曾经使用过它。它可以让人幻视到‘道’,‘道’就是这个世界上最为神秘的力量,它包含一切、浸透一切。”
       ——F. 贝尔克纳普·朗,《廷达洛斯猎犬》
  这是一种魔法药品,可以把服用者的心灵送到遥远的过去。在故事中,就是因为往过去走得太远,才遭遇了廷达洛斯猎犬;猎犬可以通过“角度”,自由地往来于时流之中,如果它看见侵入者,就会立即追逐过去、将其吃掉。这种药可以是液体,也可以是药丸。
--
平凡外观/假面 (Pose Mundane / Mask)
  这道咒文可使受术的生物或物品在旁人看来平凡无奇。施法者必须支付与该生物的体形值相等的魔力值,并每轮消耗1点魔力值用于维持。对于无生命的物品,只要支付过与体形值相等的魔力值,法术效果就会永远维持。旁人不会觉得受术的生物或物品有任何异常;但若与它们频繁接触,就会感觉到这种生物或物品有些不对头。
--
伊本·卡兹之粉(Powder of Ibn-Ghazi)
  “那些没有望远镜的人只看到了一团突然闪现的灰色云雾。一团约末有中等房子大小的云雾,突然出现在山顶附近。而拿着望远镜的柯蒂斯却突然爆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声。他把望远镜扔进了路上齐踝深的泥浆里,然后摇晃了一下。若不是两三个人抓牢并稳住了他,他肯定已经摔在地上了。而此刻,他唯一能做的只是用一种几乎听不到的声音喃喃道…”                            ————HP•洛夫克拉夫特,《敦威治恐怖》,竹子 译
籍由此咒文制作的粉尘可以使以魔法隐蔽的生物在被命中时现形。制作粉尘需要精密的用专门器械混合三种特殊的原料,并且每制作一剂(可以使用一次的量)该粉尘需要奉献1点法力值。守密人可以自由决定粉尘是用何种原料调制。投撒或将粉尘吹向目标均可生效,但是被粉尘影响的生物只能在心跳十拍的时间内现形。
粉尘同样可以用来使神话生物、神祗以及被它们附有力量的物品现形。比如一扇隐蔽的门会显示出其轮廓,通常保持隐形的神话生物如星之精会也显示出外形。使用粉尘不需要支付理智值,但看到因此而暴露的神话存在则有可能。
--
魔力吸取(Power Drain)
  这道咒文可吸取受术对象的魔力值。施法者须支付1d8点理智值,双方用魔力值进行对抗。若施法者胜利,就可吸取受术对象的1d6点魔力值。但是,若施法者失败,他反而会被受术对象吸取6点魔力值。
--
尼扬贝之魔力(Power of Nyambe)
  这道咒文可以让施法者获得额外的魔力值以应对紧急情况。施法者必须执行一项包含非洲部族魔法成分的仪式,支付1点意志值,但不会损失理智值。相对地,施法者会得到2d6点魔力值。额外获得的魔力值用完了不会再生,支付的意志值也不会恢复。【译注:尼扬贝是赞比亚洛齐(Lozi)族的创世神、主神、太阳神,信仰遍及西非。】
--
蒲林的丁形十字(Prinn's Crux Ansata)
  这道咒文可制出能将神话生物暂时或永久驱逐开来的丁形(安卡)十字架。施法者须支付5点意志值和1d6点理智值,受术的十字架必须是安卡形(上端是环形的十字),且必须由单一金属制成:纯粹的铜、铁、银、铅等金属都十分易得,也容易熔铸成型。施法者应在[20-智力值日内不定期地执行仪式和献祭,献上应支付的意志值和理智值。之后,十字架就可以使用了。
  当施法者与神话生物战斗的时候,可花3轮时间咏唱咒文,并支付任意点数的魔力值,用自己支付的魔力值与对方的魔力值对抗,他的朋友也可以每人贡献1点魔力值来帮助他。因为施法者曾在制造十字架时支付过5点意志值,所以他还能得到额外5点魔力值的支持。
  任何知晓咒文的人都可以运用十字架驱逐神话生物,但只有最初施放咒文的人才能得到额外的5点魔力值支持。如果使用十字架的人及其伙伴战胜了神话生物,该生物就会被逐回自己所在的次元。如果失败,该生物会首先攻向使用十字架的人,然后才会把注意力集中到其他人身上。
--
唤起暗夜之雾(Raise Night Fog)
从一团水中制造浓密的范围性的雾。施法消耗3点魔法值以及1D2点理智值。仪式需要二十个游戏轮来完成,并且需要一碗或者一杯水,倒满一水团在想要产生烟雾的地方,然后温和地吹气穿过容器的表面。雾会突然产生;如果那里有风,它随着风飘动。这咒术只可以在晚上释放。雾会随着升起的太阳而消散。
--
伸触术(Reach)
  这道咒文可使施法者任意调整、增添、收回自己手臂或触肢所及范围内的任何物体,而不受任何障碍阻挡(无论障碍是平面的还是立体的)。咒文所需的魔力值不定,施法者须用自己支付的魔力值与障碍物的力量值进行对抗,这一过程会丧失5点理智值。
--
修德·梅尔之赤印(Red Sign of Shudde M'ell)
  这道咒文可令一名或数名牺牲者遭到恐怖的死亡。施法时间为1轮,须支付3点魔力值和1d8点理智值。只要施法者用手指在空中划出正确的纹路,暗红色的法印就会凭空亮起。从下一轮开始,法印会展现出它邪恶的效果;为了维持法印,施法者必须保持精神集中,每轮还要追加支付3点魔力值。
  所有处在法印周围10码内的人每轮损失1d3点耐久,他们的身体会颤抖、痉挛,内脏和血管会剧烈抽搐。周围10码到30码内的人每轮损失1点耐久,30码外的人不受影响。躲在墙壁等不透明的障壁后可免除影响。施法者必须站在法印旁边集中精神,因为离法印过近,他自己也会每轮损失1点耐久。
--
再度的屈辱(Remortification)
  施法者可使曾被自己杀死的人的亡灵再度出现。咒文的施法时间为1轮,须支付1d6+1点理智值。亡灵必须重复自己死前的动作,它是非物质的存在,因此任何物理攻击都只会穿过它,它也不能造成任何物理伤害。旁人若目睹亡灵,可能会损失理智值。
--
死者复活术(Resurrection)
他从题词转向有着奇怪内容的房间,并且看见地板上有个浅酒杯,里面充满了不详的风化了的粉末,正向前向前飘出浓雾,这是这是令人吃惊的大量的模糊的绿黑色水蒸气。
             ——霍华德·菲利普·洛夫克拉夫特,《查尔斯·德克特·沃德案件》
这咒术使一具尸体变成它基本的盐和其他组成成分,一种浅灰蓝色的粉末,或者逆转过程来最终产生躯体以及已故的灵魂。一个完整的尸体是必须的。两种中的任何一种这稀少,误导性命名的咒术消耗施法者3点魔法值以及1D10点理智值,施展这咒术是一个邪恶的行为。被以这种方式复活消耗受害者1D20点理智值。
如果只有一部分的灰粉末可以被用来施法,施法者从之后生成血肉的地方得到“只是具有活力的糟糕的东西”。但是成功地复活并不需要完好无缺——只要棺材是完整无缺的以及足够仔细地将里面所有的碎片和尘土收集在一起,咒术就能成功。
反着吟唱咒术使复生的存在回归尘土。这尘土可以保存着或者扔掉。在这过程中,施法者与被复生的死者进行魔法值对抗。如果施法者赢了,受害者回归尘土。如果受害者赢了,它也许可以尝试阻止施法者再次吟唱咒术。反着吟唱咒术消耗两轮时间。在《查尔斯·德克特·沃德案件》中,许多这种复生的死者被审问并且拷问来显露过去的秘密。
--
击退疯狂的克苏鲁的仆从(Return Follower of mad Cthulhu)
--
河神之诅咒(River God's Curse)
  幻梦境用。只有河神俄刻拉诺斯才能施展,他会对惹恼他的人施加这项诅咒。被下咒的人会感到强烈的口渴,在幻梦境,这诅咒每1d3天就会出现一次,持续1d3小时。在清醒的世界,此人不管喝多少水也无法平息口渴的感觉。该人的体质值会每天下降1点,到死为止;只有回到幻梦境,完成某种义务,诅咒才会解除。如果满足了河神的要求,下降的体质值就可以每天1点的速度取回。
--
伊希丝之封印(Seal of Isis)
  这道咒文可令50立方英尺空间内的所有无生命物体免受魔法攻击。这道结界咒文需要1小时施咒,并且需要支付1点理智值以及施法者认为所需量的魔力值。当对结界内的物品施咒时,需要与支付的魔力值进行对抗,若失败则会被抵御。“伊希丝之封印”不能防御普通人,它并不是抵御入侵者的物理障壁。
--
心脏之寻求(Seek Heart)
  以意志驱使尸体,让其去寻找一个新鲜的心脏以取代它失去的部分。施展该咒文需要支付6点理智值与8点魔力值。同时,术者必须在一具可见尸体周遭一百码距离之内施法。
  一当施咒,尸体将尽其所能找到第一个受害者。它会攻击受害者并撕开其腹腔,把他的心脏扯出。攻击者会将跃动的心脏嵌入尸首之内,享受着这转瞬即逝的狂喜。随后,寻索的死尸便会崩塌腐毁。正因这隐于肉体内的力量,一旦被抽离,尸体则迅速腐败。
  咒文的效果将以分钟的长度持续等同造尸者的力量值+体质值+魔力值的时间。若在持续时间内尸体不能寻获新的心脏,它高鸣起低沉的耶利米哀歌,倒在地上化作尘埃。
  每次施展咒文都需要一具仍未腐烂、相对新鲜的尸体。尸首的血液须要抽干,并且取出其心脏。准备这具尸体以及施展这道咒文需要1D3个小时。
--
塞克曼克尼普真言术(Sekhmenkenhep's Word)
  这道咒文可以在施法者和众多听众之间建立密切的联系。施法者须支付3点魔力值和1d6点理智值,并每过10分钟追加3点魔力值。施法者应做一场即兴的演说,但所言之事必须看似发自内心,并能吸引听众注意。每过10分钟,施法者都必须成功通过守秘人指定的一种检定(议价、信誉度、快速交谈、劝说等),如果失败,演讲就会在混乱中草草收场。如果演讲成功,听众会在1d3日内相信施法者所说的任何事情。
--
送往梦幻时代(Send Dreaming)
  这道咒文只有在月暗之时才能施展,而且施法者必须持有《梦幻时代的梦之传说》(Alcheringa Dream Lore)一书。施法者须将自己的1点意志值投入火中,随着夜逐渐变深,火焰会依次变成黄色、白色和蓝色。其后,施法者就可以把梦幻时代的影像灌注给被自己催眠的对象,对象的思维会在毫无准备和相关知识的情况下被突然投入梦幻时代。
  如果在梦境中遇到了恐怖的事物,对象就可以投[智力值×,或者也可以每过1小时投一次[意志值×,如果成功,就会醒来。施法者和对象均会失去1d6点理智值,持续6小时。在对象做梦的时候,任何人用任何方式都不能把他唤醒。施法者每晚最多可使两人进入同样的梦境,支付的代价当然也要加倍。【译注:《梦幻时代的梦之传说》出自扩展规则《恐怖的南方大陆》(Terror Australis)。“Alcheringa”是澳大利亚原住民传说中的梦幻时代。】
--
灌注梦境(Send Dreams)
提供目标梦到施法者特定的梦。这咒术消耗不定量的魔法值以及1D3点理智值。施法者必须使用一种由外星金属-天外飞铜(the copper from above)制成的特殊的碗。这样一个碗上被刻着特定的神秘符号,并且填满了指定的药草以及一杯施法者的血液。这药草放置会燃烧。当奇怪的浅绿色烟雾升起,施法者专注并用魔法值施法魔法。给予施法的魔法值需要用来与目标的魔法值进行对抗。这咒术每投入一点魔法值就持续2分钟。
目标必须处于睡眠中并且离施法者20米内。梦可以是施法者想要的任何内容,但是一种常规用法是传输神话景象来降低目标的理智值。由这种景象造成的理智损失是通常的1/10(向上取整)。例如,一个关于阿撒托斯的梦境景象造成一点理智值的损失,如果理智鉴定成功了,或造成1D10点理智值损失,如果理智鉴定失败了。施法者不能传送他/她所没有见过的存在的景象。这咒术不能传输命令或者愿望,也不能对睡梦者进行催眠,睡梦者只是知道他/她做了一场奇怪的梦。
--
 遣出死亡(Sending of the Dead)
巫毒教用。对目标造成严重的伤害或者死亡。这咒术从施法者以及恳求者中消耗10点魔法值以及1D6理智值。施法者为了巴隆.撒麦迪(巫毒教的死神)而使用咒术“接触罗阿”,巴隆.撒麦迪需要恳求者在半夜带来特定的符文到他的仪式上(vè-vè),并且几把泥土。在那里,施法者施展咒术。恳求者必须将泥土铺放在目标会经过并踩上的地方。当受害者踩上了,“死亡”会进入他/她的身体。施法者与受害者进行意志(POW)对抗。如果施法者胜利了,进行一个1D8的投点:
1-4 受害者立即损失1D10理智(SAN)。
5-7 疾病对受害者造成1D6力量(STR)与1D6生命的损伤。
8 受害者陷入昏迷并且在1D6日后死亡,除非“死亡”被驱逐。
--
生命探测(Sense Life)
  本咒文可探出特定地区内的生命迹象。施法者须支付1点魔力值和1点理智值,探测范围约为一间房子大小。咒文可识别生物的种类(狗、人等),但无法识别特定的个体。
--
闪耀的偏方三八面体(Shining Trapezohedron)
[它是一个几乎黑色,有着红色沟痕的多面体,并且有着许多不规则的水平表面;是一个非常引人注目的某种水晶,或者是一个切开的并且高度光滑的矿物物质制成的人造物体。它并没有接触箱子的底部,而是借助于围绕着中心的金属带而保持暂停,同时还有着七个设计奇妙的支架水平延伸到箱子接近顶端的内壁的角落……显露出来的,[布莱克几乎不可以将他的眼睛从这个物体上移开,并且当他看着这物体闪耀的表面,他几乎设想那是透明的, 有着半成世界的奇妙在里面。
——霍华德·菲利普·洛夫克拉夫特,《夜魔》
一个附魔物品。在故事中,罗伯特·布雷克找到一个古怪的金属箱里面安置着4英寸厚的石头。它奖励或者诅咒那些看向其中的人以其他世界与位面的景象——因此石头内部并不属于我们世界的东西发出亮光并变得闪耀。一个前调查员的笔记提到了它,名为闪耀的偏方三八面体,这正确地描述了它水晶一样的形体。当箱子被关上,一个可怕的奈亚拉托提普的化身回到来,但是它不会也不敢进入甚至是暗淡的路灯照出的光圈。
这石头对于人类的心智有着强烈的命令作用。对于可怜的布莱克来说,摆脱这块石头证明了太多,他在雷雨时中出现的上帝的电光以及化身出现时死去。
--
萎枯术(Shrivelling)
  这是一项强力的攻击咒文。施法者可支付任意点数的魔力值和相当于魔力值半数(小数点后无条件进位)的理智值,并用2轮时间咏唱。施法者须用自身剩下的魔力值与受术对象的魔力值进行对抗,若施法者获胜,对方就会被轰爆,并变得焦黑,损失的耐久和施法者支付的魔力值相等。
--
塞莲之歌(Siren's Song)
  本咒文的施法者应把咒文的词句歌唱出来。施法者和受术对象须用意志值进行对抗,如果成功,受术对象就会相信,施法者是自己所寻求的一切;如果失败,对方不会受到任何影响。咒文的咏唱时间为2轮,须支付1点魔力值和5点理智值,效果会持续4d10小时。能听到歌声的人全部在咒文的作用范围之内。
--
塞迪菲卡之皮(Skin of the Sedefkar)
  皮肤兄弟会用。这道咒文可提供魔法防护,施法者须支付10点魔力值和1d3点理智值,在24小时内,施法者对一切物理攻击的装甲值都增加10点。但每次受到攻击,这额外的装甲值就会减少1点;例如,被枪击中两次之后,装甲值就会减到8点,击中三次之后减到7点。施放咒文所需的时间为不间断的1个小时。
--
入梦者之陷阱(Snare Dreamer)
允许施法者吸引一种特别的灵魂,如果这灵魂现在正在身体外。咒术需要二十分钟来施法,并且消耗8点魔法值以及1点理智值。施法者和目标必须在5英里之内,而且目标的玩家可能需要通过一次意志(POW)的对抗来逃脱。如果失败了,灵魂会被吸进施法者以及必须服从像“束缚灵魂(Bind Soul)”这样的咒术。如果灵魂逃脱了抓捕,它迷失并进入到更多的梦中。做梦者可以看见施法者和地点,尽管他/她可能不认识那个地点和不记得这些,就像一场特别鲜活的梦。
--
哈斯塔之歌(Song of Hastur)
  魔法攻击。歌声如同咆哮般的哭号,施法者每轮须支付1d4点魔力值和1d4点理智值。要想准确地唱出这异界的旋律,必须掷d100,当结果小于[意志值+敏捷值×时才能成功。目标必须能够目睹施法者。尽管所有生物都能听到歌声,但只有作为施放目标的生物才会受到影响。咒文只在夜间生效,而且必须是在能看见毕宿五的时候。
  如果咒文生效,牺牲者身上的皮肉会立刻腾起大片脓泡,每轮损失1d6点耐久。从第二轮开始,每轮还会损失1d6点外貌值;从第四轮开始,脓泡延伸到体内,每轮再追加损失1d6点体质值。当牺牲者的耐久或体质值降到0时,身体就会膨胀起来,然后,随着一声巨响,胸腔炸裂,蒸气和血液流淌到地上。
  这道咒文可以防御。若有人在使用相同的咒文、且双方的咒文都成功施放,歌声就会互相中和。
--
灵魂抽出(Soul Extraction)
  巫毒教用。这道咒文可藏匿人类的灵魂,将灵魂放入土器以保护它。施法者必须进行繁杂的仪式,并支付8点魔力值。受术对象此后就能过上比较普通的生活,只要通过“幸运”检定,就会战胜一切巫毒教咒文。但如果敌人得到了装有灵魂的土器,就可以直接向土器施法;在这种情况下,咒文造成的伤害值会高到极限。
--
灵魂之歌(Soul Singing)
使目标仅仅能看到和听到施法者欲使其看到和听到的情景。该法术消耗8点魔法值和1D4点理智值。该法术必须使用附魔骨笛演奏出(参见附魔笛子)。施法者与目标进行魔法值对抗,成功则法术起效。
灵魂之歌可以瞄准一位目标,将其引领至毁灭的深渊,正如骨笛所希望的那样。这个魔法仅仅能够影响一个目标。其他人可以通过POW*3的检定以听到那令人晕眩的,没有章法的诡异笛音。
灵魂陷阱(Soul-Trap)
允许施法者将目标的灵魂困于特制的护符中。制造一个这样的护符需要花费1POW1D4点理智值。目标必须在其死亡时佩戴这个特制护符,这样目标的灵魂将会被这个护符捕捉,否则法术会失效。法术成功后施法者可以用几个简单的词语将目标的灵魂召唤至外面。
召唤出来的灵魂拥有着目标的外表,包含生前所穿衣服,饰品,手表之类。灵魂可以回答问题或者去执行任务。但是灵魂若是反抗命令或抱有敌意的话,施法者必须通过成功的与灵魂的POW对抗检定以使灵魂屈服。如果POW检定失败,灵魂将会重获自由,且很快消失。
灵魂被召唤出来以后可以维持等同于施法者POW的轮数的时间。灵魂消失后,经过施法者POW轮数的时间修整后可再次召唤。
灵刃术Spectral Razor)
该咒文可以制造出一支无形的锋利刀刃劈砍受术者。这把非物质的武器可以在相当于施法者(意志值x3)码的距离内自由活动,并且能在一轮的时间内造成1d6点伤害。施放本咒文需时2轮,以及支付2点法力值和理智值。如果施法者希望延长咒文的持续时间,则每轮还需要支付另外的2点法力值。
  施法者必须要能看见希望以刀刃攻击的目标,如果目标因为障碍物获得了隐蔽或半隐蔽,那么对目标的攻击视为对障碍物造成伤害,守密者可以自由决定障碍物在承受多少伤害之后会使原目标暴露出来。
--
生命盗取(Steal Life)
从受害者那里抽干生命来使施法者变得年轻。这个残忍的咒术消耗8点魔法值以及1D20点理智值。为了释放这个法术,目标必须位于施法者可以看见和听见的范围内,施法者还必须与目标的魔法值进行对抗。如果成功,目标虽然仍活着但是开始衰老,天生的生命和活力被施法者抽去。施法后的每一个战斗轮,目标失去力量(STR)、体质(CON)、敏捷(DEX)、意志(POW)以及外貌(APP)各一点。对于每一点从目标角色属性抽来的,施法者可以变得年轻一周。例如,如果咒术施法在一个随机的拥有8点各属性的遗弃者身上,施法者可以年轻508乘以5)周。与此同时,目标衰弱,变得苍白,并且剥落。在咒术的最后,目标变成一个可怕的干皮,如果看到这个会损失0/1D6的理智值。
如果这咒术不是释放在满月的夜晚,施法者不会得到恢复年轻的好处,但是受害者仍旧会死。如果施法者在受害者死去前被杀死,咒术会取消并且受害者损失的属性值 会回到他/她身上。
--
心脏停止(Stop Heart)
  这道咒文可令受术对象的心脏彻底停止,损失4d6点耐久。施法者须支付14点魔力值和2d6点理智值,且须在前一天花费整日进行仪式。仪式结束后,施法者还需要1轮时间施法,施法时必须能够目睹受术对象。施法者及其对象须用意志值进行对抗,若对方获胜,咒文就会失败。
--
“召唤/控制”系咒文(Summon/Bind Spells)
边栏:
1.召唤/控制咒文
此类咒文的作用是使施法者与异界生物进行沟通并要求它们的服侍,这些生物以上级、次级仆从种族为主。两个例外是空鬼和星之精,它们属于独立种族。之所以它们会接受召唤,可能是因为它们曾经作为仆从种族存在过,但后来得到了自主的权力。
施放这些咒文的规程大体相同,但每个咒文施放所要求的条件则各有区别。仅仅了解某一个咒文无论如何都无法照样施放另一个不同的咒文(除非守密人同意),每个咒文的召唤和控制部分在学习时通常会一起被掌握。
除召唤/控制外神之仆役外,其他的召唤咒文在施放时都是以每投入1点法力值换取10%的召唤成功率。例如,在召唤时支付3点法力值就有30%的几率成功的进行召唤。通常情况下,每投入1点法力值也意味着施法者需要花费5分钟的时间来吟唱法术——施法者期望成功的可能性越大,吟唱的时间久需要的越久。如果施放咒文投出的结果在96-00之间,则咒文必然失败。
无论召唤成功与否,施法者都需要支付1d3点理智值。
如果召唤成功,则一个生物会响应这道咒文并在吟唱结束后2d10分钟内现身。生物的出现通常也伴随着可能的理智值丧失。
在召唤成功时,守密人可以裁定生物自动被控制或者需要召唤者与被召唤生物进行
一个按照对抗表的法力值对抗,如果召唤者成功,则生物受到控制;如果失败,则生物会攻击召唤者,然后返回其来处。在被控制的状态下。生物必须服从召唤者的命令,即使是召唤者命令它与同族自相残杀,在命令结束以后它也会返回它所到来的地方。
2.命令方式
召唤者对被召唤生物所下的命令必须是详细而且有限制的:“永远保护我不受伤害”就不是一条有效的命令,但是“立刻杀掉角落里的那个人”就可以被看作是有效的。生物会被召唤者所控制直到召唤者对其下的有效命令被彻底完成为止(受控制但却没有被下令的生物很快会自行离开)。命令可以是:将某人运载到某地、参与主持一项仪式、在被一群学者检查时保持温顺,或者出现在某地作为对好事者的警告——诸如此类的作用只会被想象力所限制。
尽可能让你的命令简洁一些,最有效的一个标准就是让你的命令词数不超过生物的智力值数。简单的手势比如用手指方向就比较容易理解。简洁明了的命令一般比较容易被生物所理解,无论命令是用英语还是乌尔都语下的。其他请参见下文“脱出控制”。
3.脱出控制
  如果怪物在被召唤时处于没有被控制的状态或在不经意间出现,则它们可以立刻被控制。进行控制的施法者必须知晓召唤/控制该类生物的咒文,并需要一个游戏轮数的时间吟唱咒文。若要成功控制该生物,则施法者须在按照对抗表与该生物进行的法力值对抗中获胜,假如失败,则还可以再次施放咒文中的“控制”部分来尝试束缚此生物。进行控制只需要支付1点理智值来施放,但每次只能对一个生物进行控制。
  攻击中的生物无法被正在与它交战的人控制,但是如果另一个在战斗中的人能够离开战斗,则他/她可以尝试进行控制。一个已经被控制的生物在它完成当前主人的命令时无法被重复控制,生物必须在施法者目力可及且相距小于100码的情况下方可被控制。
召唤/控制巴卡 Summon/bind Baka
巫毒术, 巴卡,即邪灵可以为付出合适代价的人完成某些愿望。和其他召唤/束缚仆从种族咒文相同,召唤者须为每10%的召唤成功率奉献1点法力值,并且施法者与其委托人都需要支付1d3点理智值。巴卡是十分狡诈的,不易商谈,若想与祂达成协议需要通过一个成功的议价鉴定以为双方进行磋商。如果召唤成功,巴卡会在1d6日内完成要求的愿望,并会向祈求者索要额外的报酬。
召唤/控制乌戈纳尔•法格恩之兄弟Summon/Bind Brother of Chaugnar Faugn
当旧日支配者乌戈纳尔•法格恩降临地球时,该咒文能用来召唤出沉睡在比利牛斯山脉地穴之中一种乌戈纳尔•法格恩弱小版本的生物。施法者为施放咒文所支付的每1点法力值将为召唤增加10%的成功率,96-00之间的结果会导致必然失败。施放该咒文需要支付10点法力值。以及因为召唤该生物而造成的额外损失。这些生物与它们强大的主宰(乌戈纳尔•法格恩)有着天然的心灵连接,并会在祂希望的时候响应祂的召唤,也会被祂赐给所中意的人类。这种生物的数据相当于乌戈纳尔•法格恩本尊的一半,移动的速度也只有8/12行走/游泳。目击较高等的兄弟将损失1d3/1d8理智值,低级的兄弟为1/1d4.
召唤/控制拜亚基Summon/Bind Byakhee
吟唱本咒文包括吹响特制的哨子。咒文需要的法力值不定,但施法者为施放咒文所支付的每1点法力值将为召唤增加10%的成功率,96-00之间的结果会导致必然失败。每次施放咒文须损失1d3点理智值。施放此咒文的时间必须是毕宿五星出现在地平线上的夜晚时分(最佳时间通常是每年的8月至次年5月)被召唤而来的拜亚基将带着宇宙空间中的寒冷自夜空中飞来。
如果召唤所使用的哨子是附魔的,则在附魔时所牺牲的每1点意志值会增加10%的召唤成功率。该哨子可以反复使用。
召唤/控制阿特拉克•纳克亚之子Summon/Bind Child of Atlach-Nacha
  该咒文能复活一只已被化石化的旧日支配者阿特拉克•纳克亚的蜘蛛状子嗣。化石必须是来自安达曼群岛的特定岩石。咒文一次只能唤醒一只蜘蛛状生物,并命令其进行攻击。咒文需要的法力值不定,但施法者为施放咒文所支付的每1点法力值将为召唤增加10%的成功率,96-00之间的结果会导致必然失败。每次施放咒文须损失1d3点理智值。并且施法者还需要为每一点所复活的化石的体型值多支付1点法力值。子嗣的数据相当于阿特拉克•纳克亚的一半,并有1d6点的加/减值,目击时的理智值损失和移动能力也有此调整值。
召唤/控制伊格之子Summon/Bind Child of Yig
  该咒文能召来旧日支配者伊格的特别蛇裔之一。咒文需要的法力值不定,但施法者为施放咒文所支付的每1点法力值将为召唤增加10%的成功率,96-00之间的结果会导致必然失败。每次施放咒文须损失1d3点理智值。召唤/控制伊格之子只有在具有强烈伊格崇拜的地区,或者在过去百年之内曾有大规模伊格崇拜的地区才能有效施放。在现身时,蛇裔通常会缠绕在召唤者的腿上。施法者第一次面对这种情况会因为惊惧而损失额外的1/1d4点理智值。
召唤/控制黑山羊幼仔Summon/Bind Dark Young
  该咒文能召来一只黑山羊幼仔。咒文需要的法力值不定,但施法者为施放咒文所支付的每1点法力值将为召唤增加10%的成功率,96-00之间的结果会导致必然失败。每次施放咒文须损失1d3点理智值。施法者还需要献祭一只体型值至少为8的野兽,并用祭刀对祭品进行特别的仪式性宰割和肢解。咒文的施放环境应当为月黑之夜的户外森林中。当召唤成功后一只黑山羊幼仔就会自阴影中漫步而出。
召唤/控制魔物(Summon/Bind Demon)
召唤/控制空鬼Summon/Bind Dimensional Shambler
  该咒文能召来一只凭空出现的空鬼。咒文需要的法力值不定,但施法者为施放咒文所支付的每1点法力值将为召唤增加10%的成功率,96-00之间的结果会导致必然失败。每次施放咒文须损失1d3点理智值。施放此咒文需要一把由纯净金属,如铜或者铁铸造的匕首。而诸如青铜之类的合金则不能起作用。如果匕首是附魔的,则在附魔时所牺牲的每1点意志值会增加10%的召唤成功率。召唤在夜或日间均可进行,但也有专业作品指出空鬼非常容易被明亮的日光所迷惑。
召唤/控制炎之精Summon/Bind Fire Vampire
  该咒文能召来一只如流星般划过夜空的炎之精。咒文需要的法力值不定,但施法者为施放咒文所支付的每1点法力值将为召唤增加10%的成功率,96-00之间的结果会导致必然失败。每次施放咒文须损失1d3点理智值。施放本咒文需要点燃一簇篝火或制造一个类似的火源。并且必须在北落师门星出现在地平线之上的夜晚进行召唤(在北纬地区通常是九月至十一月之间)。
召唤/控制恐怖猎手Summon/Bind Hunting Horror
  该咒文能召来一只恐怖猎手,此生物将自头至尾从一个由空气中浮现的洞中进入我们的世界。咒文需要的法力值不定,但施法者为施放咒文所支付的每1点法力值将为召唤增加10%的成功率,96-00之间的结果会导致必然失败。每次施放咒文须损失1d3点理智值。施放本咒文需要在户外的夜空下奉献一只有知觉的生物。施法者无须执行献祭——受召而来的恐怖猎手会在现身时摄走它的祭品。如果在猎手现身时没有以及准备好的祭品,那么它就会抓走召唤者并就此消失。
召来暗黑之子(Bring forth Children of the Dark) / 召唤/控制纳伽埃(Summon/Bind Nagaae)
召唤/控制夜魇Summon/Bind Nightgaunt
  在一声几不可闻的轻响以后,一只诺登斯的诡异无面仆役就会被本咒文召唤现身。咒文需要的法力值不定,但施法者为施放咒文所支付的每1点法力值将为召唤增加10%的成功率,96-00之间的结果会导致必然失败。每次施放咒文须损失1d3点理智值。施放本咒文须准备一块雕饰有神秘旧印的石刻,但石刻不必一定是星状。咒文只有在无月的夜晚才能生效。
召唤/控制外神之仆役Summon/Bind Servitor of the Outer Gods
  该咒文能召来一位反复吹奏着令人疯狂的笛音的外神之仆役。咒文需要的法力值不定,但因为此生物强大的力量,施法者需要为施放咒文所支付通常召唤法力值的3倍,即3点法力值才能为召唤增加10%的成功率,96-00之间的结果会导致必然失败。每次施放咒文还会损失3d3点理智值。施放该咒文须准备一支长笛,如果长笛是附魔的,则在附魔时所牺牲的每1点意志值会增加10%的召唤成功率。邪教徒可以在任何时间和地点进行召唤,但有邪恶性质的时间更佳,例如仲夏夜、五月节、万圣节,以及瓦普几斯之夜。
  注:瓦普几斯之夜(Walpurgis Night),为每年的430日,传说此夜为女巫与魔鬼的狂欢之夜。在中北欧,尤其是德国十分流行。
召唤/控制星之精Summon/Bind Star Vampire
  该咒文能召来一只无踪无形,但在潜伏时会发出诡异瑟瑟声的星之精。咒文需要的法力值不定,但施法者为施放咒文所支付的每1点法力值将为召唤增加10%的成功率,96-00之间的结果会导致必然失败。每次施放咒文须损失1d3点理智值。施法者需要准备一本写有或铭有该召唤咒文的法术书如果法术书是附魔的,则在附魔时所牺牲的每1点意志值会增加10%的召唤成功率。该咒文仅能在天空无云的夜晚施放,一只隐形的星之精只有在吸满了可见生物的血液之后才会变的可见。
--
召唤憎恶之像(Summon Effigy of Hate)
这个咒术的仪式需要8小时来释放并且只可以在晚上释放。这咒术消耗12点魔法值以及3点意志(POW),后面那个通常由一个不情愿的奴隶或者战俘来贡献。施法者必须提供魔法值但是咒术允许从指派的受害者身上抽取意志(POW)。成功的召唤,雕像居住在为了这个目的特殊建造的一个高大战争图腾。
在接下来的两天,雕像出现在我们的世界,每晚从指派的受害者身上吸收3点意志(POW)。一旦雕像完全合并,它开始去满足施法者最深处的渴望。
召唤疫潮(Summon Plague)
幻梦境。在一块区域产生一大群寄生疾病的老鼠以及昆虫,噬咬以及叮咬家畜以及人类,散布一种可怕的瘟疫。如果被噬咬或者叮咬,一个受害者自动染上疾病,初始症状将会在1D3天后显现。第一天的疾病造成1D5体质(CON)的损失,之后继续损失1D4体质(CON)每天,直到受害者死亡或者被治愈。所有的技能损失10%每日。
一个被寄生的做梦者可能会被一个成功的医学鉴定治愈,重新回复所有夜里丢失的体质(CON)。尽管从瘟疫中存活产生了对于之后同种疾病感染的免疫,但是这咒术每次施法产生不同种类的疾病,因此对这个魔法产生免疫是不可能的。
第一波带着病毒的老鼠和昆虫在2D10分钟后出现,随后额外的一大群将在之后的2D10小时内出现。第一日的影响区域是直径一米,这块区域一米一米不断增加知道瘟疫什么时候被驱除。召唤疫潮不是传染性的;疾病只会通过被昆虫或者其他动物噬咬传播。如果一个被感染的做梦者在死亡前醒来,他则被治愈并且在下次造访幻梦境时没有任何疾病症状。
这召唤疫潮可以被驱逐通过成功逆转施法。然而,任何已经被感染的必须仍旧被医学治愈或者面对一个苟延残喘的死亡。施法消耗20点魔法值以及2D10理智值。为了成功施法,需要小片的腐烂的哺乳动物的肉以及人类的排泄物。
--
召唤夏乌戈纳尔·法格恩的奴隶(Summon Thrall of Chaugnar Faugn)
  这里的“奴隶”指夏乌戈纳尔·法格恩创造出的生物。虽然只有夏乌戈纳尔·法格恩自己才能控制并命令这些奴隶,但任何人都可以召唤它们。咒文可召唤出1d6+1只奴隶,施法者须支付1d2点魔力值和0/1d2点理智值。
  召唤必须在地下室、无窗的房间等与外界切断联系的空间中进行,施法者应全裸蹲在地面或地板上,集中精神,想像夏乌戈纳尔·法格恩的样子,同时咏唱、敲鼓,直到自己进入催眠状态为止。这样,夏乌戈纳尔·法格恩就会屈尊在施法者的心灵中出现,并吼道:“我伟大的光荣!”(To my greater glory!)
--
移身体部件(Transfer Body Part
皮肤兄弟会用。允许主动替换其他的的手、臂或等等类似的部分。施法消耗1点意志,1d10点魔力以及1d10点理智。如果部位捐献者已经死亡,需要消耗2点意志。更复杂的转移需要消耗更多:比如转移同步需要消耗100点魔力值。
施法准备需要消耗1小时,包括提供身体部件之间的魔力链接。转移施法需要消耗等同于魔力值消耗的游戏分钟。鉴于施法过程通常很复杂,转移者一般会将转移接受者设定为另一位兄弟会同伴。兄弟会成员看起来很像一些解剖学上的拼凑物:运动员的腿、拳击手的拳以及更多。
如果要取回原来的身体部件,参见咒文“逆转移”(Detransference)。
转移脏器(Transfer Organ
皮肤兄弟会用。用其他人的器官来替换已有的体内器官。心脏不可以被移动或互换。咒文消耗63点魔力值和1点意志。捐献者和受体均消耗1d8点理智。其中一方可以为施法者。
捐献者必须活着,但捐献者并不需要同意此咒文的施放。
由转移参与双方的血以及变色龙的口水混合而成的颜料将用于绘制。捐献者、接受者以及施法者将被一群手拉着手吟唱古老诗篇的人所环绕;63点魔力值将从所有人身上平均,或接近平均地抽取。这样能够保证参与双方能够或者完成转移过程。
借由演练,施法者在参与双方的身体上绘制与器官相对应的标志。在经过一小时的共鸣和透视(mediation and visualization)之后,施法者将他的手插入捐献者身上的符号处。破坏全部全部的连接之后,器官将被取出并放置在石质圆桌之上。同样的过程对接受者重复一次,然后器官则会完成交换并自动进入正确的位置。
揭露恶魔(Unmask Demon
这个咒文可以破坏一个目标的魔法伪装,将消耗不定量的魔力值但不消耗理智。这个咒文需要至少三名能够清晰且有节奏地吟唱的参与者,其中他们的领导者将在一个画着目标的图像上打破一个生的、未受精的蛋。想要获得成功,必须将参与者的意志总和与目标的意志进行对抗。每一个参与者可以向咒文贡献最多达他们一半的魔力值。当看见目标的真实身份之后才会进行理智鉴定。
无可名状之誓约(Unspeakable Promise)
  这是对“无可名状者”(哈斯塔)矢盟输忠的誓约,施法者须支付2d8点理智值,而哈斯塔会以一些好处作为回报。最合适的回报,是一些重要的古籍,如《拉莱耶文本》之类,或者直到施法者死去,每年给予其3点意志值;但是,施法者也有每年2%的可能性变成完全受哈斯塔支配的恐怖人形怪物,此机率不累积。守秘人可以自己创造此类怪物,也可以直接使用《生物指南》中“无可名状的支配者”(Unspeakable Possessor)的能力值。
--
消离术(Vanish
施法者在一阵烟雾中消失,然后在一个之前准备好的盒子边上重新出现。盒子需要消耗2点意志来准备。每次施放咒文需要消耗两秒钟,并且消耗5点魔力值和1点理智。
目标地点需要通过制造一个拥有施法者的头发、牙齿、指甲或其他类似的身体部件的盒子来进行施法固定。盒子本身也需要通过魔术来制备,消耗一天的时间,以及所需的意志。一个制备好的盒子可以重复施法任意多次。当盒子被破坏,或者被打开并移除了其中的物品之后,消耗的意志不会返还。同时,这个盒子需要被重新制作以确保能够工作。
盒子可以距离施法点数百英里之外。也可以一次准备多个盒子。
观察传送门(View Gate
对一个可疑的传送门(Gate)使用,这个咒文可以令施法者和他的同伴观察到门的对面任何事情的发生(如果确实存在)而不必亲自穿越传送门。施法消耗与激活传送门所需要的魔力值有关。每次施法消耗1点魔力值和1点理智作为基础。而施法消耗中会增加的部分则是启动传送门所需要的魔力值的十分之一(向上取整)。举例:若一闪传送门需要消耗7点魔力值才可以通过,则需要消耗2点魔力值和2点理智来对它进行观察。观察可以持续1d6+1回合。在施法者的魔力值和理智允许的情况下,这个咒文没有施放间隔需求。
如果在观察过程中看见了任何恐怖的东西,所有的观察者仍然需要进行额外的理智鉴定。如果剧情需要,观察者可以尝试进行他们的技能鉴定来确定他们所观察的究竟是何处何时和什么事情。
拉之声(Voice of Ra)
  这道咒文可以暂时提高施法者的外貌值,以及与其相关的技能值。施法者必须支付5点魔力值和1点理智值,咒文的仪式会持续2小时,其间必须燃烧各种药草。在咒文完成后的24小时内,施法者的外貌值会提升1d10点,“议价”、“信誉度”、“快速交谈”、“劝说”、“心理学”技能也会提升20%
--
光之空隙(Void Light)
  米·戈用。这道咒文会精巧地扭曲空间,制造出一个光子无法摆脱的凹槽。米·戈每制造1立方码黑暗,就要付出1点魔力值。受咒文影响的区域将陷入完全的黑暗;米·戈在某种程度上是很脆弱的生物,它们会利用这种黑暗隐藏身形。守秘人可以任意决定准备这道咒文的要求,咒文制造出的黑暗可以是一片薄幕,也可以是一个球体。
--
维瑞之印(Voorish Sign)
  “它们会从外面的世界来帮我的,但没有人类的血液,它们就无法拥有肉体。二楼的那个家伙看起来也一样。只要划出维瑞之印,我就能稍微看见它的样子。”
       ——H.P.洛夫克拉夫特,《敦威治的恶灵》
  划出这个手印,有助于克苏鲁神话咒文的施放。使用“维瑞之印”的人必须支付1点魔力值和1点理智值。手只要动个几秒,就能使咒文的成功率提高5%。此外,根据具体情况,它也可能使人看见肉眼无法看见的物体。文献中从未描写过此手印的使用方法。
--
灵魂出壳(Wandering Soul)
尽管他睡着了,这咒术可以送施法者的灵魂去一些地方,并且因此看见他的敌人。施法者然后会在12小时候醒来,消耗所有的魔法值仅保留1点以及牺牲1D4理智(SAN),并且有一种精疲力竭的感觉。这像梦一样的景象显示了可以简单观察到的信息,但是不能点灯,也不能打开箱子或者橱柜,当然也不能搜索文件。
当它飘荡时,那些意志(POW20或以上的存在可以看见并且识别灵魂。那些意志(POW15或者以上的人会产生一种被监视的感觉。那些睡着的看见灵魂的脸并且能识别它,灵魂永远是施法者的外貌,并且不能被伪装。
守护石(Warding)
制作一个守卫的协定。消耗1点魔法值每块用于守卫的石头,并且没有理智消耗。需要一定数量的普通白色石头。它们被放在施法者想要的地面上,除了每两个间必须间隔在一码内。这咒术消耗15秒来施法,当闪闪发光的热雾可以在石头上方被看见。这之后,如果任何石头被移动了,施法者会察觉到这个事实,即使直到刚才还在睡觉中。一旦这个发生了,咒术就被打破了。
--
邪眼防护术(Warding the Eye)
  这道咒文可完全抵御“邪眼”的窥视。它需支付2点魔力值,以及一组至少和“邪眼”施咒时间相等的复杂手印。与“邪眼”一样,这道咒文将在午夜终散。
--
忘却之波(Wave of Oblivion)
产生一个强大的海浪碾压向施法者面对的方向。施法者必须处在水面上或水体中。需要消耗30点魔力值以及1d8点理智来施法。需要足够量的盐水才能够产生这个波浪,而且施法者必须能够目视目标。波体积(wave volume)又3000立方英尺,足以倾覆一艘小型单桅帆船。当复数个咒文被同时施放的时候,足以将大船摧毁。必须要说明的是,被这个海浪所吞噬的人类将永远的被忘却(vanish forever below the surface)。
在另外一个版本里,其中一名施法者必须将他的魔力值消耗到仅剩一点,但是其他的施法者也可以消耗自己的魔力值,使得波浪可以吞噬远洋游轮、战列舰、以至于曼哈顿岛。所有知道咒文的参与者可以贡献出自己任意量的魔力值,但是也因此要消耗1d8的理智。所有不知道咒文的参与者将会贡献出1点魔力值。施法将需要消耗至少30点魔力值,并产生一个10英尺长,10英尺宽,30英尺高的巨浪。在基础魔力值上每增加一点魔力值,将会把波浪的长和宽增加一英尺。
--
肢体凋萎术(Wither Limb)
  此咒文可以令受术对象遭到永久损害。施法者须支付8点魔力值和1d6点理智值,施放时间是1轮,且受术对象必须在10码之内。施法者及其对象须用魔力值进行对抗,若施法者获胜,他就可以指定对方的一条肢体,令其干枯、萎缩。受术对象会受到1d8点伤害并永久损失1d3点体质值,受害者本人和目击者还会损失0/1d3点理智值。
--
残败术(Wrack)
暂时地破坏某个单一目标。需要消耗3点魔力值以及一点理智来施法。施法者必须距离目标少于10码。施法者与目标进行魔法值对抗。若对抗成功,在完成了一回合的神秘手势之后皱纹将会起效。激烈而破坏性的痛苦将会笼罩目标,面部与双手会起泡并化脓,而目光会被血泪所遮蔽而进入暂时失明状态。经历1d6个回合之后,目标将开始恢复并获得视线。经历3d10分钟之后,目标将完全恢复到可以进行正常行动。生理伤害的痕迹会快速消退,在24小时之后只能看见非常轻微的疤痕。每次成功的施法会降低目标1/1d6+1的理智。
--
边栏:与“召唤”分离的“控制”
  当被召唤的怪物以不顺从的状态出现或是不期而至时,就必须当场将它控制住。施法者必须知晓“召唤/控制”这种怪物的咒文,他首先要花1轮时间进行咏唱,然后用自己的魔力值和对方的魔力值进行对抗。如果失败,他还可以再度咏唱咒文的“控制”部分。每次咏唱都会花费1点理智值,不需花费魔力值。施法者每次只能尝试控制一只怪物。
  如果怪物发动攻击,与它战斗的人便不能试图控制它,只有没有参与战斗的人才可以进行尝试。如果怪物已经被别人控制,则在它的任务完成之前,其他人不能重复控制。要控制的怪物必须能目睹施法者,且必须在施法者周围100码内。
--
边栏:可被传授的咒文
  某些特定的异界存在会把特定的咒文传授给自己的崇拜者。
  外神——召唤/送离阿撒托斯、召唤/送离莎波·尼古拉丝、召唤/送离犹格·索托斯、接触奈亚拉托提普、创造传送门、阿撒托斯之恐怖诅咒、伊本·卡兹之粉、萎枯术、召唤/控制黑山羊幼仔、召唤/控制恐怖猎手、召唤/控制外神之仆役、维瑞之印。
  旧神——酿造黄金蜂蜜酒、接触诺登斯、旧印、召唤/控制夜魇。
  旧日支配者或仆从种族——酿造黄金蜂蜜酒、召唤/送离克图格亚、召唤/送离哈斯塔、召唤/送离伊塔库、召唤/送离纽格塔、接触深潜者、接触克苏鲁、接触撒托古亚、接触伊格、接触食尸鬼、接触米·戈、接触克苏鲁的星之眷族、创造传送门、召唤/控制拜亚基、召唤/控制炎之精。
  独立种族——接触钻地魔虫、接触深潜者、接触食尸鬼、接触米·戈、接触潜砂怪、接触克苏鲁的星之眷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12 18:06:09 显示全部楼层
马了也不会看系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